再见了,我的单反相机

今天我把我心爱的Nikon D7000数字单反相机卖了,原因一会儿再说。D7000是我的第二台数字单反,之前为了给笑笑拍照片,我在2009年买了佳能500D,尽管不是很贵但其表现基本上是对不住那价钱,于是我在2011年卖了500D后买D7000,终于如愿以偿把小朋友的眼睫毛拍的很清楚。

给相机装箱打包时,由于我一直保留着原包装盒,感觉就像时光倒流回5年前打开包装的那一瞬间,喜悦和兴奋历历在目。我又想起我的第一台单反相机,早在28年前爸妈买给我的珠江S201,貌似是当时一款minolta的翻版。当初从小学到高中,班上所有重要活动的拍照任务都被我垄断了,估计同学们应该还留有我给拍的照片吧。

然而时过境迁,最近我确切的感觉到了单反相机已经是昨日之花,很多专业人士已经开始抛弃单反拥抱微单了。说到微单,这翻译实在是不敢恭维,英文名字是 mirrorless 就是“无反”,没有了单反标志性的反光镜。翻译成微单似乎能让有单反情结的人容易接受些,但很不厚道。

我准备换 Sony 的 a6000,指标接近准专业,光学传感器和D7000一样大,但整体却轻巧了很多,各种数码新技术例如 WiFi,NFC什么的更方便使用。

总结一下无反的优势:

1,一样或者更多的传感器像素数,体积小巧
2,更快的自动对焦
3,更快的连续拍照速度
4,LED显示屏所见即所得

劣势:

1,镜头的选择范围稍小
2,由于长时间使用LED显示屏取景,更费电

花, 花粉以及花粉过敏

5700958-3x2-940x627今年猫本的冬天恐怕是最近几年最阴冷的一个,十天里能有八天在下雨。好在我们一直坚持运动,跑步,打羽毛球,全家人都很健康。好不容易的到了八月,也就是冬天的最后一个月了,我开始出现了些症状,头昏脑胀,黄鼻涕偶尔有血丝,思维也有些混乱。

这肯定不是感冒,于是我开始从最吓人的病症开始对照。鼻癌?没那么严重。脑癌?更不像了。一般来说我坚持一周如果病症不见好转我就崩溃了。后来一个周一的上午,我请假去看GP(类似门诊), 只是为了搞清楚自己的状况. 遗憾的是我貌似一切正常: 体温, 心跳, 血压, 呼吸, 都挺好的. 医生建议我清洗一下鼻窦, 如果情况不见好转, 再服抗生素一类的药物.

之后一次跟邻居闲聊, 邻居问我最近如何? 我就说不怎么样啊, 又是鼻塞又是头疼的, 医生还说不准是什么问题. 邻居大哥指着街边几棵盛开着金黄色小花的, 仿佛超大号菜花的 Wattle 树, 说, “我每年都有可能有类似的症状呢, 我怀疑就是这些树的花粉闹的. 你看起来也是花粉症(Hay Fever), 吃点 Claratyne 就好了.”

Claratyne 是土澳药房里很又名的缓解过敏的药物, 不是配方药因此可以自行购买. 超过我的期待值, 这药真的很对路. 自从我每天早上吃一片以后, 过敏状况完全消失了, 脑子也清醒了, 能集中精神思考问题的感觉真是太好了. 体力也似乎恢复了, 我不再感到睡不醒.

和同事聊到 Wattle, 他说, “不会吧, 我到 Wattle 嘉年华也没感到过敏呀.” 我想的却是, 这花还有个自己的活动呢… 仔细一看, Wattle 有嘉年华, 因为它是土澳的国花. 我顿时后悔来到了这个国家, 每每走过金灿灿的 Wattle 树我顿时感到无数的金黄色花粉正在进攻我的鼻腔, 药不能停!

终究, 还是理性思维占了上风. 因为从常识可以知道, 引起过敏的花粉往往是来自风媒植物的,  那些蓄意把花粉撒向风中的植物. 我们依赖很久的麦子, 高粱什么的都是风媒传粉的. 风媒传粉的植物不需要吸引昆虫, 因此它们的花基本上不会有漂亮的花瓣或者香气. Wattle 怎么看也不是风媒传粉的.

再后来, 这篇专家文章证明了我的推断:

http://www.abc.net.au/news/2016-08-31/hayfever-season-worst-in-years-due-to-winter-rain-experts-say/7801528

今年冬天猫本确实雨水丰富, 各类草木都很开心, 其中不乏大量风媒传粉的野草, 开春后花粉”产量”也创新高. 因此今年是花粉症大爆发的一年. 看到 Wattle 我就感到难受, 那完全是心里作用了, 而且冤枉 Wattle 的人还真不少, 包括我的邻居大哥 🙂

几个 Linux 小工具

最近很忙, 有几个月没写 blog 了. 顺便写一下最近用到的很顺手的几个小工具, 当然, 都是跟 Linux 相关的.

Mutt 是个 CLI 界面的邮件工具, 我主要用它从程序里发邮件. 安装 mutt 很简单, 直接

apt-get install mutt

即可. mutt 的设置可以写在当前用户的”家”里:

cat ~/.mutt/muttrc
set smtp=”smtp://my.server.com:25/”
set from=”No reply <[email protected]>”

发送邮件的命令相当简单, 很容易和其他软件”串”到一起:

echo “This is the message” |mutt -s “This is the subject” -c “[email protected]” -a /tmp/attachment.txt /tmp/att2.txt — [email protected]

Httpie 是手工调试 HTTP 的好帮手, 而且比 curl 简单很多很多. 你记得住 curl 的那些开关么? 我反正是记不住的.

Pigz 是 gzip 的并行计算版. 我还没做性能测试, 应该不会更慢吧 🙂

Pendulum(钟摆, 这名字用的不错)是个 Python 日期函数库, 是标准函数的人性版, 句法更接近英语.

PS. Linux 25 岁了!

 

Anything that didn't destroy you will make you stron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