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中国特色

  • 中药的有效成份是诡辩

    作为一种销售行为, 中医药是无比成功的: 你还见过哪个生意把客户弄的死去活来的但客户不但不投诉而且还铁了心去续费的? 上图的故事里, 王院士四两拨千斤, 赢得无数国人的喝彩. 但诡辩终究是诡辩, 是经不住推敲的: 首先, 正常的药的目的是唯一的, 就是治疗相对应的疾病. 而汽车的设计目的却考虑了很多, 你可以开车带朋友出去玩, 也可以去买菜, 身手好的还可以去比赛. 而你吃药的时候, 除了想康复还有别的么? 汽车上的零件虽多, 每一个都有说得清楚的用途: 方向盘, 引擎, 油箱, 变速箱, 刹车盘… 那中药呢? 一个人一旦诡辩, 唯一能证明的就是了他不是个真正的科学家. 就好比你问同学, 你知道牡丹江在哪么? 他反问: 那你知道诗经是谁写的么? 都成了政客了… 而对照西医西药的发展史, 很明显, 西药不是靠诡辩, 而是靠有效成份得到承认的. 一个脍炙人口的案例就是奎宁的故事. 当时人们发现吃一种树皮可以治疟疾, 于是此树皮成了全欧洲的救星. 但很显然, 树皮的数量是有限的, 于是当时的执政官就问当时的某科学家: 这树皮里的有效成份是什么? 幸运的是, 此科学家是真正的科学家, 没有反问让汽车行驶的零件是哪个, 于是老实的做实验, 做功课, 最终发现, 原来有效成份就是 C20H24N2O2 啊. 于是大量的奎宁就从药厂里合成出来了. 不仅无数人免于死于疟疾(包括康熙帝), 金鸡纳树也免于被剥皮绝种的命运. […]

  • 再次对鲁迅先生无比佩服

    差不多十年前, 我读鲁迅先生的<父亲的病>, 让我开始怀疑中医, 最终认识中医的本质. 我想这对我个人以及家人甚至是亲戚朋友都是一件好事. 最近几天, 关注了一下 GitHub 的事情, 有网友说, 鲁迅先生的<聪明人和傻子和奴才>一文颇为”应景”, 于是我也去读了一遍. 奴才总不过是寻人诉苦。只要这样,也只能这样。有一日,他遇到一个聪明人。 “先生!”他悲哀地说,眼泪联成一线,就从眼角上直流下来。“你知道的。我所过的简直不是人的生活。吃的是一天未必有一餐,这一餐又不过是高粱皮,连猪狗都不要吃的,尚且只有一小碗……” “这实在令人同情。”聪明人也惨然说。 “可不是么!”他高兴了。“可是做工是昼夜无休息的:清早担水晚烧饭,上午跑街夜磨面,晴洗衣裳雨张伞,冬烧汽炉夏打扇。半夜要煨银耳,侍候主人耍钱;头钱从来没分,有时还挨皮鞭……。” “唉唉……”聪明人叹息着,眼圈有些发红,似乎要下泪。 “先生!我这样是敷衍不下去的。我总得另外想法子。可是什么法子呢?……” “我想,你总会好起来……” “是么?但愿如此。可是我对先生诉了冤苦,又得你的同情和慰安,已经舒坦得不少了。可见天理没有灭绝……。” 但是,不几日,他又不平起来了,仍然寻人去诉苦。 “先生!”他流着眼泪说,“你知道的。我住的简直比猪窠还不如。主人并不将我当人;他对他的叭儿狗还要好到几万倍……。” “混帐!”那人大叫起来,使他吃惊了。那人是一个傻子。 “先生,我住的只是一间破小屋,又湿,又阴,满是臭虫,睡下去就咬得真可以。秽气冲着鼻子,四面又没有一个窗……。” “你不会要你的主人开一个窗的么?” “这怎么行?……” “那么,你带我去看去!” 傻子跟奴才到他屋外,动手就砸那泥墙。 “先生!你干什么?”他大惊地说。 “我给你打开一个窗洞来。” “这不行!主人要骂的!” “管他呢!”他仍然砸。 “人来呀!强盗在毁咱们的屋子了!快来呀!迟一点可要打出窟窿来了!……”他哭嚷着,在地上团团地打滚。 一群奴才都出来了,将傻子赶走。 听到了喊声,慢慢地最后出来的是主人。 “有强盗要来毁咱们的屋子,我首先叫喊起来,大家一同把他赶走了。”他恭敬而得胜地说。 “你不错。”主人这样夸奖他。 这一天就来了许多慰问的人,聪明人也在内。 “先生。这回因为我有功,主人夸奖了我了。你先前说我总会好起来,实在是有先见之明……。”他大有希望似的高兴地说。 “可不是么……。”聪明人也代为高兴似的回答他。 一九二五年十二月二十六日。 这篇文章难道不像鲁迅先生昨晚连夜写出来的么? 主人依旧是主人, 奴才依旧是奴才, 聪明人依旧过着好日子, 傻子们, 该醒醒了.  

  • 爱国教育也得讲科学

    从小我们都听过很多革命烈士的英勇事迹, 其中我觉得黄继光的事迹尤其英勇壮烈. 但是长大了以后, 好奇心来了就要问, 事实真的是这样么? 还是这仅仅是个”艺术化”的故事? 从字面来看, 我不需要穿越时空(因为这也是不可能的)回到抗美援朝战争去目击那一刻, 因为, 物理学以及牛顿定律们是不撒谎的. 已知: 1950年抗美援朝战争开始后,国内停止复员并大量征兵。1951年3月,中江县征集志愿军新兵时,黄继光在村里第一个报了名。体检时,他因身材较矮开始未被选中。来征兵的营长却被黄继光参军的热情所感动,同意破格录取。 以及: 志愿军第15军某部通信员黄继光用身体堵塞敌人的机枪射孔,为反击部队开通道路。 可以得知, 黄继光烈士来自四川,  身材矮小, 体重估计不会超过60KG. 而他要堵的机枪眼呢? 一般步枪的子弹出膛能量在 2000J(焦耳) 以上, 上世纪50年代的机枪子弹能有多大能量呢? 不妨主观上蔑视一下美帝, 就算 1000J 好了. 机枪一般每分钟能打600 ~ 1200发子弹, 就算600发好了. 假设黄继光烈士需要堵住抢眼1秒钟, 也就是10发子弹, 那么他需要挡住多少能量呢? 1000J x 10 = 10000J 那么 10000J 的能量是个什么概念呢? 空手道黑带的一拳大概是400J, 重量级拳王创纪录的一拳大概有1000J. 那么我能相信矮小的黄继光烈士在一秒内能挡住空手道黑带的25拳或者重量级拳王的10拳么? 这似乎是个通过常识就能判断的问题了.

  • 让逻辑碎了一地的那些事

    最近我感觉比起日常的系统管理和代码维护工作, 看微博更让我伤脑筋. 有那个一个小岛竟然是如此神奇, 它让无数中国人忽然想起了抵制和反抗. 有中国人在岛上被杀么? 没有. 有中国人在岛上的房产被拆么? 好像也没听说. 那么既然杀伤很多中国人包括儿童的三鹿/蒙牛都没有引发大规模的抵制和抗议活动, 如何一个离海岸400多公里的小海岛让中国人如此发狂呢? 我迷失了… 很多人被’户口’所连累, 被高房价累, 被产权累, 被强拆累, 但这些都是能容忍的. 唯独那从来没去过的小岛是人们的底线? 我接着迷失… ‘爱国青年’砸街头的日系汽车, 甚至有人焚烧了自己的日系汽车. 但是, 军牌政府牌的日系汽车基本不入’爱国青年’的法眼. 那么是不是说群众买日系汽车就是’卖国’, 而权势买就不是呢? 我继续迷失… 如果说是因为历史冤仇的话, 稍微可以理解, 日本鬼子的滔天罪行不可被遗忘. 但最近百年里, 遇害的中国人里被日本人杀害的人数会是最大的一部分么? 我再三迷失… 如果说’自己人’是一切原因的话, 那么谁是自己人, 谁又不是呢? 按血缘? 姓氏? 祖籍区分? 亦或民族? 属相? 星座? 我还是放弃吧, 这题目让我自以为豪的逻辑碎了一地.

  • 放鞭炮

    春节长假完了, 晚上外面的鞭炮声依旧不断. 人的耳朵真的是一件复杂的仪器. 当零星的有些鞭炮噪声时, 我可能还睡不着; 但是当窗外的呯呯声连成一片, 成为噪声的海洋时, 我和笑笑居然安然入睡了. 也许这就是类似白噪声什么的原理吧. 除夕, 初一, 初五夜里我们都睡的不错的. 回忆自己小时候, 我和其他小孩子一样, 盼望过年, 盼望着在冰天雪地的年夜里放鞭炮. 但那时候是无论如何也放不出这种”海洋”感觉的. 简单的说是因为: 1, 经费有限. 虽然那时的人民币是真正的印有人民的人民币, 10元都是大钞, 但用来买鞭炮的预算有个5元就很不错了. 作为一个算术成绩基本满分的小学生, 我往往在商铺摆出鞭炮价格之后, 便开始计算比较: 是100响x2来的划算还是200响x1呢? 但不管怎么算计, 几百响的总量对比现在动不动就是5000响连放的档次就好像民兵手里9mm小手枪对比陆军的6联装机关枪了. 2, 如果一共手里就几百响, 那绝对是不能图个痛快一口气放完的. 我往往会把一挂鞭拆开, 一声一声的来享用. 如果强调声音效果, 可以放在铁罐头盒里放; 如果强调视觉冲击, 可以埋到雪堆里燃放, 同时可以配合想像抗日战争电影里的某些场景. 总之, 连发扫射是不大可能的, 除非走火了. 3, 居住密度低. 住平房的时候, 一个胡同里也就十几户, 还不一定都在家. 所以想做到”此起彼伏”是很有难度的. 但也不用担心自己那几响被隔壁盖了过去. 还有很多事情是从前不敢想像的. 例如: 小时候听说有人放”二踢脚”炸了手, 最近听说有人炸了嘴. 小时候看过邻家放鞭炮点了小柴棚子, 在北京我看有人点了TV大楼. […]

  • 我老爸的故事

    以下故事, 从我与老爸老妈聊天内容里整理得出. 本人对其真实度不做任何保证 😀 话说三十多年前, 我刚来到这个世上. 当时文革刚刚结束, 老爸使出浑身解数从乡下回到县城, 在火车站工作. 一切可能从此变得平淡无奇, 但老爸并不是这么打算的. 在老妈的支持下, 老爸考取了第一届电视大学, 开始学习他十年前就想学习的知识. 记忆中, 我好像去过老爸的课堂, 一排排的课桌最前面的是一台电视, 播放着对我来说毫无吸引力的节目. 几年后, 老爸毕业了. 凭借出众的高等数学成绩, 老爸的工作也从县城车站调动到了市铁路分局. 可以想像当时这对我们一家是个多大的喜讯. 后来, 我们一家顺利的搬到了市里. 然而, 下面这点”插曲”却是最近我才得知的. 老爸拿着工作调动介绍信和户口本来到市某公安分局, 申请户口迁入. 接待老爸的公务员(假设是男)拿过介绍信看了看, 用一种”我们不会冤枉一个好人, 也绝不放过一个坏人”的腔调说, “县里的怎么还想调到市里, 这不添乱么?” 然后他正义凛然的把介绍信撕碎, 丢还给老爸. 自然, 我当时是不在场的, 我所能理解的是老爸的迷惑, 克制与愤怒, 以及那个怪叔叔最近可能生理不调或者医生前一天刚告诉他不会有后代了. 事实上我相信那个怪叔叔是有后代的, 因为后来我在遇到的片警也很像他的调调: “外地的来京干吗? 找工作? 别给首都添乱了. ” 当然, 这样的人民警察只是极少数, 而且很可能只是临时工. 我对人民警察为人民还是深信不疑的. 你看, 后来我老爸找对了人, 敲对了门, 送对了礼, 于是我们一家的户口”顺利”的迁进了市里. […]

  • 既然… 那么…

    古代交通工具: 现在: 古代的书: 现在: 古代的通信方式: 现在的: 那为什么古代的传统医学可以匹敌甚至超越现代医学呢?     

  • 别那么着急好吗?

    在中国长大, 见过着急的多了去了, 不过上图这位妈以及她家人可以毫无争议的拿了着急头等奖. 下面是全部获奖名单: 就是上图, 为了让孩子早一年上学而急着剖腹产. 大跃进, 急着发展国家重工业 让孩子跳级, 小学学初中的, 初中学高中的 急着学英语, 于是有了疯狂英语, 多少天搞定GRE等等 急着吃饭, 于是有了快餐等垃圾食品以及胃病患者 开车也着急, 你离开前车稍有距离, 那么后车就急了, 会鸣笛甚至超过你并夹在你前面 乘地铁/电梯也着急, 不等里面人出来就往里冲 上网也着急, 别人的贴子没看懂就回复 排队也着急, 紧贴前一人, 不管ta是男是女 玩游戏也着急, 单机游戏修改一下马上通关, 网络游戏找高手”代练” 百年, 人的寿命并不长. 多数人是带着很多疑问就急着投胎去了. 所以还是放慢脚步, 看看沿途的风光以及身后的足迹, 顺便动动脑子看看眼前路线是不是走的对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