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老爸的故事

以下故事, 从我与老爸老妈聊天内容里整理得出. 本人对其真实度不做任何保证 😀

话说三十多年前, 我刚来到这个世上. 当时文革刚刚结束, 老爸使出浑身解数从乡下回到县城, 在火车站工作. 一切可能从此变得平淡无奇, 但老爸并不是这么打算的. 在老妈的支持下, 老爸考取了第一届电视大学, 开始学习他十年前就想学习的知识. 记忆中, 我好像去过老爸的课堂, 一排排的课桌最前面的是一台电视, 播放着对我来说毫无吸引力的节目.

几年后, 老爸毕业了. 凭借出众的高等数学成绩, 老爸的工作也从县城车站调动到了市铁路分局. 可以想像当时这对我们一家是个多大的喜讯.

后来, 我们一家顺利的搬到了市里. 然而, 下面这点”插曲”却是最近我才得知的.

老爸拿着工作调动介绍信和户口本来到市某公安分局, 申请户口迁入. 接待老爸的公务员(假设是男)拿过介绍信看了看, 用一种”我们不会冤枉一个好人, 也绝不放过一个坏人”的腔调说, “县里的怎么还想调到市里, 这不添乱么?” 然后他正义凛然的把介绍信撕碎, 丢还给老爸.

自然, 我当时是不在场的, 我所能理解的是老爸的迷惑, 克制与愤怒, 以及那个怪叔叔最近可能生理不调或者医生前一天刚告诉他不会有后代了. 事实上我相信那个怪叔叔是有后代的, 因为后来我在遇到的片警也很像他的调调: “外地的来京干吗? 找工作? 别给首都添乱了. ”

当然, 这样的人民警察只是极少数, 而且很可能只是临时工. 我对人民警察为人民还是深信不疑的. 你看, 后来我老爸找对了人, 敲对了门, 送对了礼, 于是我们一家的户口”顺利”的迁进了市里.   😀

2 Replies to “我老爸的故事”

  1. 爸真是我们学习到榜样,不过在澳洲用不着送礼,也没人这么干。我来了一个多星期,办所有事物,都没有遇到过说某个证明证件不对的情况。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