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猫本

  • 在猫本用车

    在猫本用车差不多两年了, 小结一下差异, 仅供参考. 先说说学开车. 这里似乎没有”驾校”这种玩意儿, 驾校也是有的, 只是对于拿海外驾照的就不需要了. 考试是在路局( VicRoads )完成的. 要拿到驾照需要通过3个考试: 交通规则, 危险识别和路考. 这里的路考是真正的路考, 不是在什么大院里. 你不需要报名参加学习, 只需要报名参加考试就可以了, 当然, 考试是收费的, 所以最好一次就过. 学习资料不难搜, 我就不提了. 考试时可以从多种语言里选一种(包括中文), 这确实让我感到很亲切. 居然也没有色盲测试… 买车就更容易了. 这边有三种车可以买: 新车(废话), 商家二手车和个人二手车. 新车我就不考虑了, 因为二手车实在便宜, 而且也没什么毛病. 从商家买二手要比从车主那更容易些, 因为车商会代办过户手续什么的. 而且车商手里的车都是他们检验过才收的, 因此相对可靠. 而我毕竟习惯了怀疑一切, 把看好的车的车架号抄了下来, 去州政府财产登记的网站上买了个报告(花了4刀), 没有失窃/欠款/报废等不良记录, 也就放心了. 哦对了, 买车时你只需要你的驾照就行了, 不用摇号, 不用户口本纳税证明什么的. 当然还得准备钱. 车市的车都是明价, 就像超市一样, 买卖双方都很省心. 成交后双方签合同, 付定金, 等过户手续办好了再付全款就行了. 维州的车不需要年检, 也没有年年的都要被调大灯, 没有车辆行驶证, […]

  • 猫本第二年

    忙碌中, 又一个生日到了(老妈特意提醒我, 阴历阳历生日在同一天, 这可是19年才一次啊, 下次你就57了! 听得我毛骨悚然…), 也意味着我们到猫本又满了一年. 第二年, 自然没有了那么多第一年的新鲜感, 也没什么好感慨的了. 就随笔写一些吧. 首先是猫本司机们. 一次周末一早出门, 开车上了大路, 前面路口准备右转(相当于国内左转). 进了右转道时, 突然左边直行道一辆车改了主意, 并线到我前面. 害得我紧急刹车, 轮胎发出刺耳的声音. 我气愤的按喇叭抗议一下. 看前车司机朝我招手, 大概就是道歉了. 那就算了吧, 好在有惊无险. 这时直行方向是绿灯了, 结果几辆车从并线哥旁边经过时都按了下喇叭, 那哥们只好又一个劲儿的挥手致歉. 后来干脆我就不开车了, 骑车到附近城铁站坐城铁进城, 再换电车到公司附近. 这样路上时间虽然更长些, 但既不用担心自己出错, 也不用担心被别人殃及, 路上看书或者听歌也不错的. 经常见到给老人让坐的, 我也经常看到老头老太太倔强的说: 谢谢了, 我可以的. 当然, 如果一让再让, 老者找台阶赶紧下了, 说: 既然你坚持, 那我就坐下吧. 而我考虑到工作时间大多是坐着, 所以在车上一般就找地方站着了, 也就没机会让坐了. 电车司机考虑事情还蛮周到的: 一次有人推自行车上了电车, 某站后, 司机通过喇叭说: 那位推自行车的朋友, 不好意思, 你得下车了, […]

  • 猫本一周年之交通

    刚到猫本我们去哪都不方便, 不仅没车开, 公交线路也不熟. 更糟糕的是家当还在海上漂着呢, 缺东少西的. 于是一旦赶上好友 Lily 有空, 就蹭她的车去超市大采购一番. 好在猫本对于我这外国人的驾车要求反而不高, 中国的驾照加上有资质翻译公司的翻译就可以开车上路了(感谢前辈们). 于是我们决定尽快买车. 一开始开车上路,真是顾头顾不了尾的感觉, 因为左侧通行, 也因为这里的规则更细致.  几个较大的差异是: 首先是互动. 原来开车时基本没有互动, 当然巴士是个例外, 因为巴士并线时售票员会挥手示意的. 逐渐我注意到路上司机谦让时会伸手摆出个”请领导先走”的姿态, 然后被让路的”领导”则挥挥手, 表示”同志们辛苦了”. 这挺有意思的, 轮流当领导了, 尤其是一个方向车堵满了时, 人们会留出缺口让另一个方向通行, 这有效的避免了”互锁”型堵塞. 过环岛的规则相当复杂: 进环岛前要减速, 如右方有车在环岛内或者即将进入, 那么要谦让. 如果对面有车进入且打右转灯那么也要谦让. 但是这导致一个问题, 如果四辆车同时在四个入口准备进入环岛该怎么办呢… 那就拼人品吧… 给急救车辆的让路也给我很深印象. 一次高速路堵车, 我在中间车道, 基本停止. 这是后方传来救护车的声音. 于是我看到所有的车辆都在尽力的往左边靠, 把最右的车道让出来. 结果我光看热闹, 自己没跟上… 但第二次我就知道怎么做了 🙂 最牛的就是步行的行人了 规则复杂, 但大部分都掌握了以后, 开车上路就变得很傻瓜很没技术含量了. 猫本公共交通由城铁(但是速度并不是很快), 电车和公交车组成. 很方便的一点就是换乘很容易, 因为城际火车和城铁列车共用同一套轨道系统. […]

  • 猫本一周年(2): 教育

    猫本人很重视教育, 那么有多么重视呢? 连狗狗都要上学的. 不只一次从同事那听说他上个周末送狗狗上学的事, 这对我来说真是新鲜事. 嗯, 说正经的吧. 笑笑刚过来时, 我们很担心笑笑能否适应纯英语的幼儿园. 反而是这边的幼教老师一个劲的安慰我们, 说, 四岁的小朋友没问题的. 估计因为我们这样带着孩子漂过来的家庭不在少数, 因此他们已经屡见不鲜了. 幼儿园对园内小朋友的名额有严格的控制, 没有空位的那就一点余地都不会有. 好在一家韩国大姐开办的幼儿园刚好有了个空位, 于是我们就把笑笑送去了. 笑笑一开始是不愿意去幼儿园的, 一听说老师是说英语的, 更不想去了. 可是经过几天我们硬着头皮把笑笑留在幼儿园, 笑笑渐渐开始喜欢去了. 这让我少了很多忧虑. 原来, 这里的幼儿园老师根本不会”管”小朋友, 听话的有奖励, 不听话的你随便. 而且也没有什么需要学会的, 整天就是玩累了吃, 吃饱了玩. 难怪笑笑喜欢了. 渐渐的笑笑嘴里也开始叽哩咕嘟的说英语了, 老师说的真没错. 到后来, 笑笑胡闹时, 我就吓她, 说, 再不乖, 下周幼儿园的钱不给你交了. 她顿时就老实了. 去年圣诞时, 我们申请退园了, 因为要上学前班了. 幼儿园给笑笑和几位一起退园的小朋友办了”毕业典礼”, 正好和圣诞节”爬梯”一起. 一起表演节目时, 笑笑严重打酱油, 一会儿玩帽子, 一会儿东张西望, 拍手也不在节拍上. 看到这里我难免联想, 笑笑你真有福气, 要是你原来北京幼儿园的老师带你演节目… 老婆也在这受教育, […]

  • 猫本一周年(1): 环境

    不写 blog 都不知道, 已经在猫本小住一年了. 证据在此 🙂 这一年总体感觉不错, 下面我简单说两句. 最让我满意的是蓝天. 刚到这里时, 恨不得每天都拍几张蓝天, 后来也就看习惯了. 这里 PM2.5 大致是 0 吧. 不出汗的话衣服基本不会脏, 领口袖口不再是洗涤的重点. 座驾停在车棚下, 一两个月才洗一次, 而且就是自己用水龙头冲一下就行了. 晾在院子里的衣服, 要是还没晾干却赶上下雨, 索性就让它们洗淋浴, 第二天接着晾就是了. 街道上也没什么尘土, 汽车驶过不会带起”滚滚红尘”, 而家里的桌子柜子基本也不用打扫(或者说我还不够讲究). 空气好, 对于人来说则不仅仅是好看的天空. 以前的鼻炎, 咽炎都是慢性的, 按说好不了的, 但这一年基本没犯过. 笑笑只生病两次, 一次感冒发烧一天就好了, 另一次也是感冒, 只是嗓子有些肿, 没发烧, 过几天也自愈了. 老婆貌似没病过… 猫本的自来水不好, 这是我从一个江苏过来的理发师那听说的, 他抱怨说, 水太纯了, 没点矿物质真不习惯… 街边绿地或者公园都有给行人用的饮水龙头, 我随身带瓶装水的习惯变得有点多余了. 另外, 放水冲马桶时, 总觉得罪过呀, 这么纯的水… 日常观察了一下, 看来好的环境不是老天爷闭着眼睛扔下来的. […]

  • 一不小心, "逃票"被抓

    最近笑笑开始上学前班了, 为了照顾她, 老婆没课时就由老婆接送了, 我则靠公共交通上下班. 猫本的’一卡通’叫做 myki, 读音 ‘my key’, 名字还是不错的. 我的 myki 好久没用, 一查居然已经透支了几毛钱了. 于是进站之前我找了个自助充值机器, 塞了20元钱给它. 就在这时, 火车进站了. 我看了一眼充值结果, 问我是否要收据. 那就是说明充值完成了吧? 于是我拿了卡飞速上车. 到了 Flinder Street 车站(类似东直门这么一个位置)下车, 结果出站时刷卡无效, 一位警官就过来’搭讪’了, 说, 能看看你的证件么? 那当然能了, 必须能呀. 我把北京市公安局发的驾驶证拿给他看. 这位警官抄了那18位数字, 然后就挠头了, 说, 要不下面你自己抄吧, 姓名什么的. 哈哈, 于是我把我名字拼音给写上去了, 还有住址. 警官问, 为什么使用透支的’一卡通’呢? 我说, 我也是才知道的, 早上刚刚充值 20 元, 看来是没冲上… 警官问我, 充值的收据呢? 我说, 火车进站了, 就急忙上车了, 没拿(教训呀教训!). […]

  • 笑笑在猫本动物园

    圣诞节这天我们去了猫本动物园. 笑笑小朋友免票, 因此她很高兴, 其实我更高兴 😀 首先让我开眼界的是这几只孔雀是有完全”鸟身”自由的. 它们在长满灌木的小山坡上安了家, 还有新生的孔雀宝宝呢. 还好, 这些狮子是没有自由的, 哈哈. 比起狮子, 老虎更惨了, 几乎灭绝了. 虎穴外有很多关于老虎近况的资料. 如果老虎在天有灵, 它一定会去找那个把”虎骨”开发成药材的人的. 亚洲很多动植物的濒危或灭绝, 中医都是有功的. 人参挖干净了还有西洋参. 华南虎绝迹了, 估计也没人认识什么是真正的虎骨了吧, 去找根牛骨吧, 疗效绝对一样的 🙂   在草坪上休息的时候(这里的草坪是随意践踏的…), 我发现众多的清洁工都是会飞的: 海鸥, 野鸭, 野鸡, 鸽子… 它们不会放过任何游人掉落的零食. 当然, 它们随地大小便是另外一个问题.   猫鼬的伟大领袖站在高处, 警惕的望着远方. 放心吧, 你们的天敌也被关起来了. 而考拉则是’爱谁谁’, 完全不同的哲学啦. 赶在闭园之前我们匆匆游览了一通. 估计还得再来. 🙂

  • 半年了, 回顾一下

    转眼间, 春天来了. 今天收到老爸的邮件, 祝贺我们在猫本已经生活了半年了. 可是在夏末猫本机场着陆时的景象却仿佛是在前几天. 时间确实是相对的. 刚开始我蹲在家里时, 时间是那么的多, 以致于看了一眼发芽的蚕豆, 感觉过了很久了我又去看, 结果是相当失望. 工作以后, 每天在公司8个半小时, 往返外加接孩子路上将近2个小时, 再去掉吃饭睡觉陪笑笑的时间, 一天里真是没剩下多少给自己. 最近老婆周末偶尔还要补课, 于是周末也过的飞快了. 这半年收获很多, 特别是英语方面, 基本能对付日常应用了. 也有很多教训. 例如一次在行人过街的减速砍那我刹车有点急了, 结果过街的一位大姐狠狠的鄙视了我. 我心里邪恶的想, 您要是这样看都不看就过街, 到了我们那的话… 当然, 行车还是要注意避让行人的, 哪怕吓到别人也是不对的. 工作方面还不错, 从一开始的全求人到现在的基本不求人让我很有成就感. 工作的头一个月里, 下班后回到家里最想做的事就是发呆:) 只是希望, 将来的我能对现在的我表示感谢吧. PS. 感谢老爸老妈的有力支持. 尽管猫本冬天不冷, 老妈还是做了好些衣服邮寄了过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