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宝的第二条命: 期待手术

自从 Esme 的流感好了以后, 我们最期待的就是她的手术日期. 在老婆的细心照料下, Esme 的状态越来越稳定, 输液的种类也逐渐减少了. 然而手术不像在柜台拿了号排队, 经常有处于危急状态的小病号插队进来, 因为这样的手术如果拖延了, 可能小生命就有危险. 我们一开始时心情很焦虑, 手术被延期了我们就担心: 是不是有什么情况医生隐瞒了? 或者这边也要”潜规则”?

我在各种渠道询问了一下, 但答复都是类似的: 医院在安排手术日程时会优先考虑危重病人的. 那我们除了理解也不应该有别的想法了, 尽管我们多等几天, 但某个孩子的命可能就因此保住了. 于是老婆继续精心看护孩子, 我则照顾老婆. 幸好老爸老妈还在我这, 笑笑基本上靠他们照顾了. 看到笑笑得寸进尺的在她爷爷奶奶面前撒娇, 我只能从长计议了, 回头再收拾她吧.

值得一提的是McDonald(对, 就是麦当劳)在儿童医院附近资助了一个旅店, 叫做 Ronald McDonald House, 给因为住院而离家在外的家庭一个”家”. 手术日期邻近时, 我们就申请了一个双人间, 这样方便休息, 也能随时赶到病房. 房间的价钱基本上低的可以忽略, 因此很多事情都要自己做, 例如收拾房间等等.

终于在不大吉利(或者非常吉利)的9月18日, Esme 被推进手术室. 我赶到病房时刚好看到主刀医师 Igor 和两个助手正在推着病床走向手术室. Igor 看到我, 就问: “你是她老爹吧, 来亲她一下吧.” 我当时脑子一片空白, 但想起自己刚从医院外面回来, 就说, “还是别了, 万一我带了什么病菌呢?” Igor 笑了笑说, 别担心了, 她身上的病菌不一定比你的少.” 我一直也没理解他为什么这么说, 不过可能还是想安慰我吧.

Igor 还叮嘱我们, 千万别着急, 手术可能4个小时, 也可能7个小时, 都是正常的, 手术结束了就会给我们打电话的. 这随后的几个小时很可能是我感觉最慢的几个小时了. 看老婆在发呆, 我就说: “反正我们现在什么都做不了, 你还不如去逛街购物吧.” 还好, 她就乖乖的去逛街了. 我自己则什么想法都没有, 后来就回到旅店房间吃东西打发时间, 把前一天买的橙子消灭了不少.

(未完待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