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塌下来了,也得五个工作日

别看咱国足踢球时不懂得传球,咱公仆们还是相当的会踢球的,把人、把事当球来踢那是一个亮点。

在北京的文森特先生的护照没页了,正在申请以旧换新,很不巧,却要往巴黎跑一趟。按他的加拿大习惯,这办个临时签证就完了,24小时,呵呵,结果呢,被北京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处和大使馆玩了多次二过一。按管理处的公仆的说法,5个工作日,“It’s a rule”。没有救急,只有规定。

后来文先生让使馆的人直接打电话给公仆,才算奏效了,公仆一转身拿了一张紧急申请单给了他。文很高兴,不过也很困惑,这单子就在公仆身后的架子上,为啥一开始不能给他呢?非要玩几次二过一才行?

相比之下,我就幸福多了,因为我不用去巴黎。不过上次去香港,也差点被玩了。当年,我去办港澳通行证,北京的公仆说,你得回户口所在地去办理。幼稚的我坐了火车,就回到了亲切的户口所在地,结果亲切的家乡公仆说,你得去纳税所在地办理。这长传我可玩不起啊,结果陪着公仆学习了一会儿政策精神,使他与时俱进的认识到了,他可以给我办理,不过最少5个工作日。我已经很知足了,5个就5个吧,工作日咱有的是,不是?

最后,建议下回某杯咱国足队由公仆们组队,以扬我国威。

续:今天去网通东单营业厅办理电话中继线业务,单据齐全,心里没底。结果还真出问题了,业务员指出:我办理的是1个普通线路转中继,外加3条中继线路,而 批文上写的是新办4条中继线路。一定是做批文的时候对方听错了,我想。于是我试探的问,这能改么?对方斩钉截铁的说,不行,随便改那还是批文么,回去重新 办了批文再来吧。大热天的,受到如此打击,我汗都下来了。不过我显然不能就这么被打发了,开始打电话。几个电话过后,我这依然不得要领,但业务员“反客为 主”的主动与批文方联系,并表示可以更改了。你说如果他一开始就主动帮我解决问题,那该有多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