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Just a thought

  • 夜捅马蜂窝

    前院花坛的短墙是我刚刚搬家进来时修的, 当时比较仓促, 所以墙上有些砖缝比较不合格. 没想到今年夏天一窝马峰在此安家了, 日子还过的不错. 老婆在除草时显然惊扰了马蜂, 被蜇了一下慌忙撤退. 我本来想雇人搞定, 但在 YouTube 上搜了一下, 很多人都是自己动手不求人的. 当然方法很重要, 被马蜂群攻击是有生命危险的. 最重要的就是一定要夜袭, 因为夜间蜂群是回窝休息的, 附近没有巡逻兵. 我买了一瓶消灭蜂窝的干粉, 看起来像过期的白面. 一个宁静的晚上我悄悄接近蜂窝, 居然有些马蜂还在窝口处乘凉, 我把大量干粉喷洒在蜂窝口就迅速原路撤回, 因为一些马蜂已经起飞准备战斗了. 第二天早上我再去查看时, 那群马蜂已经玩完了 🙂

  • 再见了,我的单反相机

    今天我把我心爱的Nikon D7000数字单反相机卖了,原因一会儿再说。D7000是我的第二台数字单反,之前为了给笑笑拍照片,我在2009年买了佳能500D,尽管不是很贵但其表现基本上是对不住那价钱,于是我在2011年卖了500D后买D7000,终于如愿以偿把小朋友的眼睫毛拍的很清楚。 给相机装箱打包时,由于我一直保留着原包装盒,感觉就像时光倒流回5年前打开包装的那一瞬间,喜悦和兴奋历历在目。我又想起我的第一台单反相机,早在28年前爸妈买给我的珠江S201,貌似是当时一款minolta的翻版。当初从小学到高中,班上所有重要活动的拍照任务都被我垄断了,估计同学们应该还留有我给拍的照片吧。 然而时过境迁,最近我确切的感觉到了单反相机已经是昨日之花,很多专业人士已经开始抛弃单反拥抱微单了。说到微单,这翻译实在是不敢恭维,英文名字是 mirrorless 就是“无反”,没有了单反标志性的反光镜。翻译成微单似乎能让有单反情结的人容易接受些,但很不厚道。 我准备换 Sony 的 a6000,指标接近准专业,光学传感器和D7000一样大,但整体却轻巧了很多,各种数码新技术例如 WiFi,NFC什么的更方便使用。 总结一下无反的优势: 1,一样或者更多的传感器像素数,体积小巧 2,更快的自动对焦 3,更快的连续拍照速度 4,LED显示屏所见即所得 劣势: 1,镜头的选择范围稍小 2,由于长时间使用LED显示屏取景,更费电

  • 花, 花粉以及花粉过敏

    今年猫本的冬天恐怕是最近几年最阴冷的一个,十天里能有八天在下雨。好在我们一直坚持运动,跑步,打羽毛球,全家人都很健康。好不容易的到了八月,也就是冬天的最后一个月了,我开始出现了些症状,头昏脑胀,黄鼻涕偶尔有血丝,思维也有些混乱。 这肯定不是感冒,于是我开始从最吓人的病症开始对照。鼻癌?没那么严重。脑癌?更不像了。一般来说我坚持一周如果病症不见好转我就崩溃了。后来一个周一的上午,我请假去看GP(类似门诊), 只是为了搞清楚自己的状况. 遗憾的是我貌似一切正常: 体温, 心跳, 血压, 呼吸, 都挺好的. 医生建议我清洗一下鼻窦, 如果情况不见好转, 再服抗生素一类的药物. 之后一次跟邻居闲聊, 邻居问我最近如何? 我就说不怎么样啊, 又是鼻塞又是头疼的, 医生还说不准是什么问题. 邻居大哥指着街边几棵盛开着金黄色小花的, 仿佛超大号菜花的 Wattle 树, 说, “我每年都有可能有类似的症状呢, 我怀疑就是这些树的花粉闹的. 你看起来也是花粉症(Hay Fever), 吃点 Claratyne 就好了.” Claratyne 是土澳药房里很又名的缓解过敏的药物, 不是配方药因此可以自行购买. 超过我的期待值, 这药真的很对路. 自从我每天早上吃一片以后, 过敏状况完全消失了, 脑子也清醒了, 能集中精神思考问题的感觉真是太好了. 体力也似乎恢复了, 我不再感到睡不醒. 和同事聊到 Wattle, 他说, “不会吧, 我到 Wattle 嘉年华也没感到过敏呀.” 我想的却是, 这花还有个自己的活动呢… 仔细一看, Wattle 有嘉年华, 因为它是土澳的国花. 我顿时后悔来到了这个国家, 每每走过金灿灿的 […]

  • 小试 Amazon Aurora

    一晃儿在新公司工作了3个月了, 忙的时候时间就过的好快! 刚开始工作时第一个挑战是将核心数据库迁移到 Amazon Aurora 平台上。当时我除了知道 Aurora 号称 MySQL 的替代品,对其没有更深入的了解。现在回顾一下迁移过程当中遇到的困难已经解决办法。 首先,Aurora 是AWS管理的数据库服务,也就是说你没有机会 SSH 登录进去窥探一番,甚至连 ping 都不行。你可以通过 AWS 管理界面对 Aurora 进行设置。你想用 root 用户,那更不可能了。如果你偷懒,在MySQL 上全用 root 账号,那在迁移之前必须改为普通用户账号。Aurora 会提供一个 master 账号,但那也远远不是 root。相信这一点会让很多人不习惯。 AWS 提供一个数据迁移工具叫做 migration tool,奇葩的是居然是Windows 系统 + Java(后台)+ Flash 界面。貌似是面对那些只喜欢点击不敲命令的用户的。这东东搬运些小数据还可以,太大的表例如我要搬的一个4亿条记录的它就搞不定。 由于没有 root 账号,所以更改配置文件 my.cnf 和在线修改系统变量都不要想了。在 AWS 管理界面上有 Parameter Groups,可以看作前者的替代品,很方便,但貌似对系统变量的修改不是实时生效的,即便勾选了“modify immediately”也不是。不知道是不是个瑕疵。 还有很多 root 专有的特权,例如“kill”也要用 call rds.mysql_kill 来替代。 多了这么多局限,自然也是有原因的,对于在 […]

  • 再见 2015

    过去的这一年是经历丰富的一年,不像2014一帆风顺,2015是难忘的。我已经记录了二宝住院的事,所以就不重复了。其他值得一提的是工作上的变动。 二宝生病以后,我的生活完全乱了:每天忙碌,焦虑,并感到无能为力,最后一点也是最糟糕的。而这一切也不可避免的影响了工作上的表现。在二宝临近手术的几天里,我照看的服务器凑热闹的出了问题。公司上任不到一年的总经理对这次事故的态度让我很受伤,本来就承受压力的我突然觉得这一切不再是我想要的了。 巧合的是在我熬过一个上午的工作会议之后,曾经有过联系的一个猎头打来电话,问我想不想换个工作。我犹豫了一秒钟,肯定的答复了他。就好像谚语说的,一扇门对你关闭,另一扇门会对你打开,几天后我获得电话面试的机会,然后是正式面试,然后就拿到 offer,似乎是计划好的一样顺利。 前技术团队的其他几个哥们也前前后后的跳槽了,所以我的不快经历貌似不是个案。那位经理人可以反省一下自己了。 新工作在CBD,再想开车上下班就有些奢侈了,不过正好体验公共交通了,按照时间表安排出行,我发现不比开车慢很多,而且路上可以看书,当然不是每天都有精神头看的。最好的是开车到车站只有7公里,加油一次能开一个多月,更绿色出行了。 回顾这一年,自己欠了很多技术债,一些新技术都还不了解。新的一年有的忙了。 🙂

  • 感谢父母

    我父母在我这住了差不多一年,前些时已返回国内。这一年里他们休闲的时候并不多,老爸老妈在后院实施了很多基础建设项目,菜园,花坛,草坪等等。临回国之前,老妈更是恨不得把未来几年的菜都种上了。 二宝住院期间,老婆陪住那是必须的,我则工作半天再去医院陪护半天。天黑后才到家的我,庆幸父母在身边帮忙,笑笑有人接送上下学,我还能吃到现成的饭菜。 万幸的是二宝赶在父母回国之前出院了,否则我估计就根本无法工作了。 虽然现在不必担心孩子闹会吵到父母休息,但很多事情就只能我们自己做了。一开始我们还真有点乱了阵脚,上班,家务,两个孩子,一切靠我们自己了。当初笑笑出生后,我们有她外公外婆帮忙,所以现在是我们真正做到自己带孩子的时候了,累,但也是珍贵的体验。我们因此才能够体会4位父母受过的累。 祝爸爸妈妈新年快乐!

  • 走前人的路,让后人无路可走

    最近接连看微信朋友圈被奶粉荒刷屏, 土澳妈妈们终于爆发了. 记得2012年我们刚来猫本时, 只是帮朋友买了一次奶粉, 我能肯定那时还没有多少华人在代购, 因为我们在一家coles超市一次就买了20多罐奶粉, 根本没人竞争, 更没人管. 而老婆去年完成学业之后打算做点代购改善一下生活水平, 看来有类似想法的同胞不在少数. 超市里一开始是限制购买6罐, 后来限制4罐, 现在到处都有中文的限购提示但货架基本空了. 海外做代购奶粉生意的华人应该统一感谢三鹿蒙牛等大陆乳业们, 因为没有他们义无返顾的把国产名声黑成负分, 又有多少人愿意等上个把星期等海外奶粉邮过来呢? 但土澳代购们与三鹿却有着类似的行为规则, 那就是“涸泽而渔”, 坚定的不可持续的发展着. 只顾自身, 无视平衡, 竭力掠夺. 在人类体内恰恰有一种细胞在以相似的套路办事, 我们称之为癌细胞. 早些时候, 老婆让我去帮忙采购奶粉, 那时奶粉还不是很荒, 有时货架上有10罐我只拿下一半. 对此老婆和老妈都不赞同. 我也知道我这样做的结果多半是便宜了另外一个代购, 但我这样做的理由很简单, 就是绝不变成自己所讨厌的人. 我相信社会是由每个个人组成, 因此我的所作所为, 虽然可以被安全的忽略不计, 但绝不是0. 可以微小但始终要做个正数.

  • 黄瓜的黄,西瓜的西

    这本书一出版我就买了一本, 因为我真的很赞赏黄戏. 但是比较搞笑的是, 我直到最近才想起来读此书. 几乎没怎么停顿我就读完了黄西的故事. 同是东北人, 黄西比我大几岁, 基本上还算是同一代人. 因此很多黄西童年的经历都让我感到”亲切”. 让我佩服的是他平静的叙述方式, 没有任何抱怨和指责, 这样对于一些荒诞的事情来说的确很有喜剧效果, 尤其是学校让学生带砖头修路那段. 相信如果是出国之前读这本书, 书中很多在美国打拼的故事恐怕不会引起我的共鸣. 我在猫本也度过了3年多的时间了, 语言上的障碍依旧是我需要攻克的首要目标. 我多少有些”底子”, 很早就通过影视或者游戏接触到了西方文化, 但真是到了英语的地盘上之后我基本上感觉自己不懂英语了: 有时候我说东, 别人以为我说西; 有时候我开玩笑别人以为我认真的; 有时候我认真的别人以为我在开玩笑… 看到黄西的成就, 我觉得很受鼓舞(当然我不大感觉我也能成为脱口秀明星了), 继续学英语吧. 🙂

1 2 3 26
Next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