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 Windows7 趣味经历

周末我突发奇想, 好好的一个台式机不能只跑 Windows 玩游戏吧. 于是我找来 Ubuntu Server 的安装光盘镜像, 做到U盘上准备安装.

查看了一下系统, 我这两块硬盘(按 Linux 的习惯叫 sda 和sdb 吧). 当初在 sda 上装过 Win7, 后来买了块 SSD 挂在 sdb 上, 于是又装了一次 Win7. 我想就把 sdb 给 Windows 留着吧, sda 拿来装 Ubuntu Server.

安装 Ubuntu Server 那是很容易的, 但是, 之后 Windows 7 就无法启动了. 我这个纳闷: 没动 sdb 上一根汗毛呀… 后来一调查, 原来真相是这样的:

Windows 7 系统安装时, 会在 sda 的开头部分划一块 100MB 的分区作为系统保留分区. 但这个步骤似乎是写死在代码里的(难怪微软不开放代码呢), 所以我当初在 sdb 上装的 Windows 7 的启动分区其实在 sda 上. 我想当然了. 于是失去启动分区的 Windows 7 无论怎么修复都起不来了.

当然, 对待任何 Windows 问题都有一个通用的省时省力省脑的解决方法: 重新安装. 这回我把 Windows 7 装在 sda 上了, 省得它瞎折腾.

一边重新安装, 我一边叨咕, 你个M$又抄袭 Linux 是吧, 看 Linux 有个 /boot 分区你也来个. 问题是 Linux 不同版本的内核都放在 /boot, 可以在启动时选择, Windows 有的选么? 而且 Linux 的 /boot 可以由用户选择安装在任意一个硬盘上而不是固定在第一块, 这个建议下回 M$ 也要照抄过去.  😀

3 Replies to “我的 Windows7 趣味经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