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PlanA

  • 从北京到墨尔本(4/4)

    着陆前, 空乘人员给每位旅客发了一张入境旅客卡片, 大致的选项就是你有没有带食物/种子/疾病甚至泥土(最近做过农活或者园艺吗?)入境. 我想了想, 背包里只有些给笑笑应急的巧克力, 按归类算零食(snack), 不算食品(food), 因此应该是以上皆否吧. 想好了, 却没有笔可以用. 于是我举手要了支笔开始填写. 大飞机果然沉稳许多, 着陆的过程相当平滑, 最后轻轻的一顿就是轮子已经踩在跑道上了. 这时, 我注意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 记得昨晚在香港着陆时, 飞机减速慢慢滑行时大家就纷纷起立拿好行李然后站在过道里排队等个10分钟然后出舱. 而这时, 飞机几经减速滑行了, 但没见一个人起身拿行李. 过了10分钟左右飞机彻底停稳了, 却依旧没人起身拿行李. 直到站在每个出口的空乘人员就位并示意一切OK后, 大家才纷纷起身, 拿行李出舱. 的确出国了, 不是在做梦… 进入墨尔本机场, 要经过移民局的审核才能去拿行李, 过程类似安检但针对的是人而不是行李. 看着前面排队通过, 笑笑有点着急了, 问, 妈妈在哪呢? 我说通过这里就快见到了. 队伍缓慢前进, 前面一名旅客热心的帮助一名韩国老太太添那个入境旅客卡. 总算来到移民局 Officer 前面了, 我细心的观察了前几名旅客以及他们被问到的问题, 把护照和入境卡递了过去. Officer 是位大姐, 看了一下我护照, 然后”哦…?”了一下. 可把我吓了一跳, 哪里写错了吗? 紧接着她笑着对我说, 生日快乐! 还真是, 不过我可不是故意来你们这过生日的哦. 她又简单的问了几句, 要求我抱起笑笑给她看看, […]

  • 从北京到墨尔本(3)

    我粗略一看, QF30 在香港时间 7:50PM 起飞, 在墨尔本时间 7:50AM 到达, 12个小时? 还好, 扣除3小时的时差(GMT + 8 ~ GMT + 11), 实际旅途是9小时. 当然了, 依旧漫长. 747-400 真不错, 每个乘客都有一个 VOD 系统, 就像使用家里的媒体中心一样, 天文地理, 悲剧喜剧都有. 我给笑笑找了个卡通片, 但是可能是因为她个子还小, 仰头看就不舒服了, 她看了一会儿就回头玩 iPad 去了. 看来居家旅行, iPad 必备呀. 我断续的看了<丁丁历险记(The Adventures of Tintin)>, 笑笑也困了, 准备一下让她睡觉吧. 糟糕的是, 此次航班几乎简直就是满员. 我环视了一周, 看到唯一一个空位, 刚得意, 但抬头又看到洗手间被占用的提示… 于是我尝试让笑笑把头放在我膝上, 把脚放在另一边. 笑笑表示不舒服. 转180度再试试… 几番尝试均告失败. 笑笑开始小哭表示对我的不满. […]

  • 从北京到墨尔本(2)

    到了香港之后, 我明确的意识到了之前为了拉风买的水货 HTC EVO4G 刚出大陆就失灵了. 劝告要出远门的朋友, 还是 GSM 全球通靠谱呀. 好在香港机场有很多的免费上网电脑, 于是我赶紧登录我的 Gmail, 向家人报了平安. 之后发现机场还有免费 WiFi 可以用, 这下我的 EVO 至少可以当作 MID 来使用了, 而不是小砖头一块. 这次转机, 在香港机场有差不多三个小时. 我带着笑笑游荡了一番, 开始觅食. 我非常喜欢香港的云吞面和皮蛋瘦肉粥, 于是一样来了一份. 除了贵都是优点呀. 值得表扬的是, 笑笑小朋友一路基本保持理智, 没哭闹, 而且看行李占座位的事情都做到了. 两个小时的时间一会儿就过去了. 在登机口处的人逐渐多了起来. 记得老婆当初叮嘱我, 夜班飞机上最好找空座位让笑笑睡好, 可是看到这么多人排队, 我隐隐有些担忧. 排队时, 一位 Officer 模样的人在队伍前后巡视, 并不时的对乘客进行询问并查看证件. 一会儿他就对我前面的韩国夫妇进行询问. 我于是很自觉的把护照和机票准备好, 然后开始唤醒自己好久没用的英语口语模块. 笑笑丝毫不惧场, 依旧在我前后跑着叫着, 兴奋的喊着, 好多外国人呀.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小孩子, 这位先生从我这直接跳过了去问后面的人了. 稍稍的晚了几分钟, 开始登机了. 和老婆提醒的一样, […]

  • 从北京到墨尔本(1)

    二月十二日中午, 我带着兴奋的笑笑小朋友一起登上了从北京到香港的 KA901 航班. 航班机型是空客330, 稍微老了一点, 但是笑笑关注的是一会儿要送上来的哈根达斯呢. 预定的座位还不错, 我让笑笑靠窗坐下了. 我带着复杂的情绪看着飞机慢慢的爬向跑道的起点. 而笑笑则已经投入到她的 iPad 闯关事业中了. 不久, 飞机爬升到了40000英尺的高度, 午餐也就来了. 带个小朋友乘飞机的麻烦是各种各样的, 但好处是她是肯定吃不完她的套餐了. 于是我饱饱的吃了1.5份套餐. 之后, 连哈根达斯也是如此呢, 赚大了. 吃喝之后, 都是要犯困的. 笑笑依旧挣扎着闯关, 但是很明显的她的失败率高了许多. 我说, 笑笑, 你该睡觉了. 她居然爽快的同意了, 并且以迅雷的速度入睡. 这方面笑笑估计是隔代遗传了她奶奶的基因, 因为我在旅行时就很难入睡. 为啥我被”隔”了过去呢? 想到这里我就暗暗的咬牙… 不过好在可以看电影, 还是我没看过的 <憨豆特工2>(Johnny English Reborn), 但感觉笑料不多. 三个半小时还不算长, 但笑笑小朋友还没睡够就不得不坐起来等待着陆了. 她对此非常不快, 哭了一阵子. 这让我很是失落, 本打算成就一个笑笑不哭的完美旅程的… 进入香港机场后, 我们迅速的换掉冰抗属性很高的冬装. 笑笑换上小凉鞋, 高兴的在空场里跑着; 而我把外套和毛衫收到拉杆箱, 整理一下T-Shirt, 然后用目光对依旧穿着皮草+Ugg的人们表示赞赏. 之前由于看到香港人民和大陆人民网上的小打小闹, […]

  • 后会有期, 朋友们

    今年的春节, 也就是龙年本命年的春节, 对我来说真的是个考验. 要出国了, 我在 Google Calendar 里面写了所有出发前要办好的事情, 然后一个一个的消灭掉. 还好到了最后几天事情基本都搞定了. 老妈从去年过来帮忙也有差不多3个月了, 累的不轻. 提前几天送老妈回东北后, 我还没来得及发愁给笑笑小朋友做什么饭吃, 朋友和邻居们就开始约饭了. 于是这最后几天我们吃的还真不差. 最后三天的时候, 笑笑小朋友开始崩溃了, 死活不去幼儿园了. 于是我还得带着这个累赘去办事. 庆幸的是最后两天的时候, 车, 车位, 笑笑幼儿园, 还有与房东的交割都完成了. 我算长出了一口气. 总算熬到了出发那天, 我却高兴不起来. 因为我即将远离父母, 远离朋友以及熟悉的一切, 虽然一切充满希望, 虽然很多朋友对我们的决定表示赞赏和羡慕. 一早, 堂弟就买了早餐送了过来. 我把还有余温的被褥塞进拉杆箱子, 自嘲的说, 这就叫卷铺盖走人吧. 喊笑笑起床, 同样把她的被褥收了, 然后我们一起吃早点. 然后老同学宁和她老公振坤过来了, 几个人帮我提行李, 事情变得简单了许多. 到了邻居光勇的车位旁, 他刚起来, 就遥控开了车锁, 我们先装车. 之后光勇送我们去了机场, 而振坤更是帮我们托运了行李后才离开. 感谢给我帮助的朋友们, 后会有期.  

  • 这次搬的有点远

    两年前, 我们卖掉了自己温暖的小窝, 搬进了同小区里出租的一套稍大的房子. 那次搬家相对简单, 虽然也找了搬家公司的货车和几个师傅, 但装车后拐了个弯就卸车了. 现在, 我们已经决定了一家人的未来几年在墨尔本度过, 老婆也作为先锋飞过去了, 那搬家的重任就成了我的了. 一开始找了一家”门对门”的物流公司. 对方的 agent 上门给做评估和咨询, 很温馨. 怎知道改天发来的报价单实在是太贵了. 然后笑笑的干妈 yoyo 给介绍了另一家海运公司, 价格很实在, 但可能由于我这属于小单, 不是此公司的长项, 不能投保, 也来不及安排包装服务. 想省钱就得多费事了, 我于是订购了600x500x400的大纸箱, 1000×1400的大塑料袋以及打包带若干, 开始自己打包. 淘宝还是很有用的 😀 就在我进退两难的时候, 老婆在墨尔本通过朋友找到一家清关代理, 又找到了国内的货运生意伙伴, 北京富航国际物流有限公司. 巧合的是, 他们公司就在我之前上班的地点附近. 隔天, 我到富航拜访, 一切谈妥, 却发现时间紧迫了: 私人物品出关要的时间更长, 而且春节也临近了. 仔细一推算, 我还有一天的打包时间了. 这就不用多说了, 忙死的一天, 打包封箱技能狂长. 悲催的是第二天上门收货的哥们说, 私人物品在海关会开箱检查. 可惜了我仔细又仔细里外三层的包装了. 唯一希望的就是海关大爷拆开了以后给我原样包好了吧. 话说这都什么年头了, 机场安检都可以透视完成了, 怎么海关的手段还这么原始… 然后就是提供物品清单以便报关. 这个相对简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