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的十年(2001)

2001
常听到”本命年”不顺之类的感叹, 不过我24岁的本命年(2000)过的相当顺利. 而转眼进入2001年后, 我才有了”本命年”的感觉 😀

老天爷偏爱有准备的孩子, 2000年练好的英文听说让我在2000年年底顺利进入一家外资软件公司. 当然, 这样吹牛是不对的, 还要多亏好友宇星的引荐我才获得面试的机会.

第一次英语面试, 我紧张的冒汗. 另一个冒汗的原因是, 我头一次到国贸, 哪里知道CBD写字楼里面那是冬暖夏凉的, 我穿着老妈给织的爱心大毛衣呢. 关于英语面试我猜想, 听不懂装懂显然是个坏主意, 但经常的说”pardon”恐怕也不行. 于是就像玩牌一样, 仅有的几张大牌一定要用在关键时刻, 例如: 工作职责, 薪水, 上级是谁等等. 等面试完成了, 我恨不得赶紧跑出来找人说几句中文. 几天后, 我拿到offer, 虽然薪水离理想值稍有差距, 可是能整天用英文办公, 连去洗手间都是用英文的, 着实让我兴奋了一阵子.

开始工作后, 我经常参加员工的英语角活动, 单身就是好啊, 可以晚些回家:D 这段时间英语水平基本上是45度角爬升. 可惜好景不长, 估计是我当时的确很土鳖, 和外企的洋气格格不入, 没做完试用期就被辞退了. 不过第一次失业给了国贸的外企, 也还算不错吧, 顺便把英语听说都练出来了.

当时正赶上互联网泡沫破碎, 我想再找个像样的网站设计工作已经困难了. 听做开发的朋友说Java钱景不错, 于是我用我28.8k的小猫下载了JDK(当时是1.2吧), 开始啃Java教程了. 后来证明, 这段时间的再学习对我后来的帮助非常大. <!–巧合的是十年后的今天, 我又一次丢了工作, 当然原因不同了, 不过可以肯定我又该学习一下了.–> 两个月后, 即将弹尽粮绝的我找到了第一份也是唯一的一份Java开发工作.

下半年, 在海波姐姐的引荐下, 我加入了中科大洋, 并第一次当上webmaster, 负责大洋的企业网站. 以前的网页设计经验和Java开发经验都用上了, 朋友说我是技术+艺术了, 我小小的心里美了一阵子.

另外, 老婆ronia当时毕业了, 几经努力找到了第一份工作. 我们为了节省开支, 开始了幸福的同居生活 😛

网上的十年(2000)

2000年, 从数字上来看, 这是神奇的一年. 首先, 它是由2开头的, 而且带3个0. 十分庆幸的, 那个1999世界末日的预言和其它各种预言一样是个玩笑. 幸存的我又听说如何一定要看2000年元旦的曙光, 因为这是一千年才一次啊. 结果元旦那天一早, 我懒洋洋的睡, 直到新千年的阳光晒到我后腰.

千禧年, 却是同创电脑(你们听说过这个牌子吗?) 没落的一年. 本以为幸运的进了一家大企业呢… 这一年是疯狂的一年, 因为互联网泡沫第一次真的可以把人吹起来. 由雯雯姐带路, 我一连跳了几个公司, 薪水也涨了又涨, 当时想着这要是一直跳下去可怎么得了啊 😀

后来又跟随雯雯姐加入网志公司, 认识了当年瀛海威(国内第一家互联网服务商?)的一大批牛人. 那时我也不白给, 创意和头发都多的很, 凭借一手漂亮的Flash, 给公司的开业典礼添了不少姿色. 后来稀里糊涂的被派到大庆, 把Dreamweaver和Flash带给了油田的朋友们. 当时给他们讲了5天的课, 而提纲只是火车快到站的时候写完的, 很自信, 也很冒失. 好在实战经验给撑腰, 没给京里来的人丢份.

另外一件让我自豪的事情, 就是当时DVD刚露面, 我决定用DVD练英文听力. 于是我用1000多元买了个DVD ROM, 哈哈, 和现在BD ROM/蓝光差不多贵呢. 当时的盗版DVD比现在一些正版还贵, 不过既然我的目的是学习, 那么买几部对白经典的大片也就可以了, 之后再看看子弹满天飞的那种无脑的动作片, 算是休息.

只要功夫深, 管他什么都磨成针. 几个月之后, 终于我能听懂真正的英语了! 如果你正为英语听力发愁, 这段你可以参考. 秘诀就是关闭字幕, 如果实在关不掉, 那就用纸条把屏幕下面挡了吧. 那些听力培训班会不会恨我泄密呢? 当然, 还要选自己喜欢的电影, 例如我当初百看不厌的<Matrix/黑客帝国>

当然本年度最重要的事情是经过好友王超的介绍, 我认识了笑笑她妈 😀

网上的十年(二)

1999年。

建国五十周年,举国欢庆。那时自己虽居无定所,好歹也手持暂住证了,然而我没料到还是让警察叔叔好生盘问了一番。于是我就暗下决心,赶紧挣点钱,找个好地方住下吧,别再让警察叔叔担心了。

一开始找工作、换工作,肯定是很不容易的:要价高了,会被怀疑没这个实力;要价低了呢,还是会被怀疑没实力。相信多数非名校出来的毕业生都会有类似经历吧,我就不多说了。

我能吃上饱饭是因为Dreamweaver,一款网页制作的软件,出自Macromedia,现归Adobe。原来在校的时候,还没有DW,只有MS的Frontpage。后来DW一出,FP这才知道原来自己长得丑,躲起来了。玩熟了DW以后,碰巧看到有人在网易社区发帖子招一个熟悉DW和Flash的人,我赶紧报名并约了面谈。不得不说,这次面试我的是个漂亮的姐姐——文雯——要知道,尽管拿到一个好工作的几率很小,但是比起被美女面试的几率还是要大许多的。最终我们谈得还不错,于是我开始了在同创的工作。

回想那时的生活,很简单也很快乐,就像 Friends 那样几个同学恰好在公司附近租了一间房,于是我带着我仅有的一个皮箱和PII的PC过去就算是搬家了。每天走五分钟就到公司了,下班后还可以和同学一起吃饭,然后切磋一下CS或者KOF。记得那时对打KOF,gamepad都玩坏了好几个,还好,手没事。

网上的十年(一)

不知不觉,我的网龄已经有十年了。谨以此文献给资助我上网的我的父母,以及所有热爱互联网的朋友。

1998年。

互联网刚刚进入中国,即便是在首都北京,互联也仅仅发生在屈指可数的几家网吧里面,而且价格令人发指。上网可不是一个休闲的事情,而像是坐出租车一样看着计价器心惊肉跳。

放暑假了,我带着我的电脑(台式机哦)回到老家。意想不到的是,父母同意了我暑假上网的计划,于是我在家里上网的梦想终于实现了。如果没记错,当时老家的上网“套餐”是40小时/月,200元?差不多吧。由于超出40小时的部分要加价,我一直都是开着计时器来上网的,时段基本选择半夜,因为这时候能稍微快一点。而我也终于有了可以不按时睡觉的理由了。

这梦幻般的40小时,很快就被我的活动挤满了。我访问了NBA.com,申请了icq,发出也收到email(不过实在没印象当初第一封信是发给谁了)等等。不过最有趣的就是用MS Chat聊天了。不知道这软件为啥后来进了博物馆,反正当时我是很喜欢的,看聊天频道就像看漫画一样。只是每次当我骄傲的说出“I’m from Liaoning, China”时总会有些人打出吃惊的表情,也难怪,我打赌直到现在也还有些人对中国人的印象还停留在19世纪末。

另外就是battle.net了。当初diablo是没有cd-key这一说的,因此玩着盗版的我也可以大模大样的进battle.net。只是开着借来的小猫,速度实在可怕,因此一直没有battle,只是跟不知来路的玩家穷聊。也是在这个时候,我终于明白了外国鬼子并不是像我大学英语课本里那么说话的。于是我认为这200元花得非常值得,尽管暑假过后我回到学校,妈妈在电话里跟我说家里上个月的电话费的事情。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