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北京到墨尔本(1)

二月十二日中午, 我带着兴奋的笑笑小朋友一起登上了从北京到香港的 KA901 航班. 航班机型是空客330, 稍微老了一点, 但是笑笑关注的是一会儿要送上来的哈根达斯呢. 预定的座位还不错, 我让笑笑靠窗坐下了.

我带着复杂的情绪看着飞机慢慢的爬向跑道的起点. 而笑笑则已经投入到她的 iPad 闯关事业中了. 不久, 飞机爬升到了40000英尺的高度, 午餐也就来了. 带个小朋友乘飞机的麻烦是各种各样的, 但好处是她是肯定吃不完她的套餐了. 于是我饱饱的吃了1.5份套餐. 之后, 连哈根达斯也是如此呢, 赚大了.

吃喝之后, 都是要犯困的. 笑笑依旧挣扎着闯关, 但是很明显的她的失败率高了许多. 我说, 笑笑, 你该睡觉了. 她居然爽快的同意了, 并且以迅雷的速度入睡. 这方面笑笑估计是隔代遗传了她奶奶的基因, 因为我在旅行时就很难入睡. 为啥我被”隔”了过去呢? 想到这里我就暗暗的咬牙… 不过好在可以看电影, 还是我没看过的 <憨豆特工2>(Johnny English Reborn), 但感觉笑料不多.

三个半小时还不算长, 但笑笑小朋友还没睡够就不得不坐起来等待着陆了. 她对此非常不快, 哭了一阵子. 这让我很是失落, 本打算成就一个笑笑不哭的完美旅程的…

进入香港机场后, 我们迅速的换掉冰抗属性很高的冬装. 笑笑换上小凉鞋, 高兴的在空场里跑着; 而我把外套和毛衫收到拉杆箱, 整理一下T-Shirt, 然后用目光对依旧穿着皮草+Ugg的人们表示赞赏. 之前由于看到香港人民和大陆人民网上的小打小闹, 我多少担心一些, 但明显是多虑了. 在我表示我第一次在此转机后, 机场的工作人员耐心的跟我讲解了一番, 而且是用普通话呢, 赞!

路遇京沈高速重大事故

昨天上午11点, 我们一家从北京出发, 途径京沈高速, 目的地锦州. 我们怕十一节前的出行高峰, 因此特意提前几天就出发了. 虽然刚出京不久我们就发现天津宝坻一段跟往年一样又在修路, 但避开高峰还是很有效果, 只是稍稍减速就通过了补丁地带.

一路顺利, 我们正在梦想着一次完美的京沈高速之旅… 但是过了山海关后, 突然就堵住了. 看了看路边的标记, 352公里, 离锦州出口还有大约100公里. 没有在山海关收费站看到任何提示, 也没有在山海关服务区看到任何提示, 我们只好上微博搜索. 然后我们绝望的发现高速堵路原因竟然是392公里处的多车连撞! 堵车连绵40公里!!

我下意识的对笑笑小朋友说, 吃的东西留着点, 都吃光了就得挨饿了…

实在走不动了, 我看前后左右的车车都熄火了, 我也无奈熄火下车, 和前面的一个老哥攀谈解闷. 他是个心态很好的人, 说是进京看上大学的儿子然后返程的, 但他看起来也就40不到的样子. 他说他曾经在山西某高速上堵了三天, 而且是在冬天. 靠农妇卖给他的一锅煮鸡蛋才扛了过来, 但之后真是不想再见到鸡蛋了. 末了他总结道, 出门要多带口粮啊…

这时, 我们听到大货车一辆接一辆的点火了, 移动了! 缓缓的但逐渐快了起来, 我们以为堵塞已经缓解了, 就没有从绥中出高速走国道. 不久, 我们看到一处事故现场: 一辆大货车侧翻在路上, 一辆救援吊车已经将事故车牵致路边. 我们这些车仿佛幸存者一样, 从旁边清理开的车道奋勇的挤了过去, 各奔前程.

不过很显然, 还没到传说中的392公里处. 不久, 再次堵路. 爬行着, 我们总算熬到了392事故现场. 天色已经黑了, 因为我们没有拍照. 缓缓的, 路边是那十几辆相撞的大货车的残骸. 一个个驾驶舱就像被怪兽撕裂一样, 惨不忍睹. 我提醒老婆, 别让笑笑仔细看了.

之后, 我们平安的到达锦州. 在院子外面, 我们看到笑笑的奶奶在那焦急的等待着我们.

我们是幸运的. 因为我们只堵了约3小时, 更有很多堵了8小时才通过的, 更别说那些已在天堂的司机们. 今天又在微博上搜索了一下”京沈高速”, 赫然发现同一路段有大货车熊熊燃烧着…

这个世界究竟怎么了?

 

厦门你好

和老婆一拍即合, 于是我们计划把上半年的旅游交给厦门了.

我最初被厦门吸引, 倒不是因为海或者地理位置什么的, 而是厦门人民的集体散步活动. 韩寒也说了么, 厦门天气那么好, 难怪大家都喜欢散步.  于是我想看看这些喜欢散布的南方人与不喜欢散布的北方人差别有多大.

从厦门飞机场出来, 第一个让我难忘的就是路况超级好, 当时是端午节的中午, 路上几乎没有车. 我跟计程车司机开玩笑说, 这路是你家的吧? 之后几次乘车出行, 也都很畅通, 唯一遇到拥堵的一次是晚上出来吃夜宵. TNND, 厦门人民你们太会生活了.

能上网就是好, 没有什么准备的我们, 很快就找到了评价很高的小眼镜大排档. 经过对比, 即使算上路费开销, 依旧比旅游区的各种海鲜店实在许多. 30元一大盘白灼虾, 50元一条清蒸鱼, 解馋, 相当解馋. 当然, 我们能查到, 别人更能, 所以如果是高峰期赶过去, 做好排号的准备吧.

我们慕名来到鼓浪屿, 不巧天气灼热, 海面上炙烤的阳光让走在海滩上的我们差点成了糖炒栗子. 绕着小岛转了一圈儿, 实在没敢登上日光岩. 另外鼓浪屿海滩可能是受到对面工业港的污染, 海水颜色是灰蓝的, 还漂着一些不明漂浮物, 太恶心了.  后来发现, 酒店外不远的海滩却是相当精彩, 细腻的沙子堪比三亚最好的海滩, 却没有走来走去拉客的旅游业者. 具体位置我就不透露了, 就在朝着金门的那边.

厦门的市容非常干净, 几乎见不到垃圾.  只是蚊子还多, 让笑笑小朋友吃了苦头.

最后值得记录的就是厦门的植物园. 充分的雨水与阳光, 让这里成为植物们的乐园. 而且园区规划的很好, 各类植物各有领地, 多样而不凌乱. 等笑笑长大些, 还要来这里.

回京时因为北京有雷暴, 预订航班被取消了. 上微博一看, 我们还算幸运的了, 可以在酒店里等改签. 一些人可是坐上飞机飞了半程又返回原处并取消航班的. 北京机场的应急能力又露馅了… 稍有周折, 返回北京, 灰土土的一切照旧…

PS. 在厦门偶遇很多赶来拍婚纱照的新人们, 可见厦门是个好地方.

 

丽江游记

对于旅游, 我一贯是消极的. 因为从信息的角度有网络就可以知道天下事; 从衣食住行的角度, 旅馆酒店的床一般都不如家里的舒服(嗯, 比家里还舒服的我消费不起). 不知道什么来头, 老婆的梦想是去一趟丽江, 这比起我等着公司给买MacBook Pro的梦想真是又复杂又奢侈. 不过我们还是按照老婆的安排, 来到了丽江.

听名字我以为丽江这有一条江, 结果它没有. 不过无数条溪水从古镇穿过, 也让我颇为开眼界. 对于来自灰头土脸的北京的我们, 这里天天的蓝天白云, 让我们感觉相当刺眼.

我们是早上迎着朝阳到达的, 薄雾中安静的古镇真的是一道风景. 没想到进客栈休整一番后再出门, 眼前则是另一番景象: 客栈对面是金银饰品店, 旁边是旅行社和早点, 斜对面是牦牛肉制品和纳西族手工艺品等店铺. 开店铺就像开花一样, 玲琅满目的占满了视野, 不给一丝喘气的余地.

第二天我们来到束河古镇, 一点不意外的, 所有的老房或者老房风格的新房都是店铺. 唯一的亮点是半路上碰到了名叫鲁愚的指画艺术家. 笑笑对此产生了兴趣, 目不转睛的看老先生作画, 直到一树梅花跃然纸上. 笑笑也许是个画画的料?

后来几天我们主要就是吃吃睡睡啦, 纯粹的休息. 老婆多少有些高原反应, 感觉力气不够用; 我还好, 只是头一天感觉有些疲乏.

客栈老板的大狗名叫玉龙, 非常可爱, 会讨吃喝, 会握手. 一天笑笑和玉龙在院子里玩, 笑笑跑, 玉龙追. 转了几圈下来, 玉龙高兴了, 旺旺的叫起来. 这下把笑笑吓到了. 不过笑笑对于猫狗的胆子还是够大了, 我眼看一些小朋友是不敢跟玉龙玩的. 玉龙还原因舔笑笑的脸, 后来我跟笑笑说, 玉龙有时候舔自己屁股的… 然后笑笑就不让它舔了 😀

古镇以怒放的鲜花迎接国庆.

十月一日, 我们离开丽江乘飞机去昆明. 客栈老板安排了司机来接我们(是对古镇的保护吧, 汽车是不能开到客栈门口的), 我们一起坐和师傅的车离开了古镇. 快到机场了, 和师傅要把车开到一条小路上, 我顿时紧张了, 说师傅咱们去哪? 和师傅说, 我家就在旁边, 我捎些水果回家, 不会耽误你们航班的, 放心吧.

到了和师傅的家, 我庆幸没有拒绝和师傅的要求. 这里才是原汁原味的纳西族民居哦(和师傅就是纳西族的).

比起丽江的店铺街, 笑笑显然更喜欢这里的山水农田.

等笑笑长大以后, 希望这里依旧山清水秀吧.

十月二日, 我们顺利回到北京. 笑笑看到久违的玩具, 非常高兴. 水族箱里的八条金鲫鱼, 有一条从缸中跳了出来, 早已死掉了. 另外七条无恙. 这鱼也有意志不坚强的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