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泊

IMAG0527

上图的签证是倚靠老婆三年前决定来猫本读研才拿到的, 这两天我才想起来, 这签证已经过期了. 于是我讨赏似的跟老婆说: 你看, 要不是我努力工作拿到雇主担保, 咱家就得搬回去了. 老婆却不以为意, 说: 你拿不到也没事啊, 我还可以继续读, 读到博士就肯定能永居了. 我心想, 唉, 马后炮算什么本事呀.

记得在出国前准备文件时, 以前就职过的安恒利和森海塞尔的朋友们都给我很大支持, 希望在不久的将来你们路过猫本时我能招待你们, 那将是我的荣幸. 至于给我出难题的”朋友”们, 别担心, 我好像已经记不得你的名字了.

同是离家在外, 一些朋友见面往往会问, 什么时候回老家看看? 从一个地方搬到另一个地方, 对我来说似乎已是平常事了. 小时候跟着父母差不多一年搬家一次, 长大后独自去了北京, 在北京又搬家多次. 我依旧不能忘记的是小学时, 语文老师纠正我的作文, 说: 你不是在这里出生的话, 用故乡一词是不合适的. 当时我觉得相当的不爽, 不过事物的确都是一分为二的, 没有故乡的确不好, 但浪迹天涯的时候也不会有乡愁, 也算公平了.

最近又成了房奴, 但地契是没有年限的, 貌似我的漂泊到此就结束了.

🙂

 

 

One Reply to “漂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