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烟草宣个战

澳大利亚政府要求以后在澳市场上销售的香烟不管什么牌子一律如上包装. 几大烟草商自然不服, 无价的商标和视觉识别被剥夺了, 再说这样的香烟的销量会增长吗? 烟草商起诉后, 高法判定政府胜诉. 话说政府胜诉的事在”我们这儿”太少见了吧, 得有多大本事才敢去起诉政府呢? 这次这个结果让我感觉良好.

这几年, 每当我们带着笑笑与好友一起在饭店聚餐, 就时不时的一缕青烟从旁桌飘来. 于是我不得不先壮个胆子然后走过去商量让对方停烟. 当然, 说”为了孩子”这种理由对方多数会接受, 貌似不是小孩的成年人就理应忍受二手烟或者有祸害其他成年人的权利.

另一次难忘的经历是去年我们在厦门游玩, 一起坐电瓶车离开鼓浪屿. 然后一男子坐在我们旁边就抽起了烟. 我劝他把烟掐了, 但他假装没听见. 我看他老婆孩子也在附近, 就提高声音说, 你不关心我的孩子, 但你自己的孩子你也不关心么? 他似乎很无奈的样子把烟掐了, 仿佛我让他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我从来不想文革式的剥夺这些人的烟权, 因为他们其实给社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烟草税收丰厚不说, 这些烟民上了年纪以后给医院贡献多少钱以及因为折寿而”省下”的养老金才是巨大的财富. 希望他们自己能明白这一点, 并且知道有时候他们伤害的不仅仅是自己.

One Reply to “向烟草宣个战”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