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本一周年(2): 教育

DSC_4796猫本人很重视教育, 那么有多么重视呢? 连狗狗都要上学的. 不只一次从同事那听说他上个周末送狗狗上学的事, 这对我来说真是新鲜事.

嗯, 说正经的吧. 笑笑刚过来时, 我们很担心笑笑能否适应纯英语的幼儿园. 反而是这边的幼教老师一个劲的安慰我们, 说, 四岁的小朋友没问题的. 估计因为我们这样带着孩子漂过来的家庭不在少数, 因此他们已经屡见不鲜了. 幼儿园对园内小朋友的名额有严格的控制, 没有空位的那就一点余地都不会有. 好在一家韩国大姐开办的幼儿园刚好有了个空位, 于是我们就把笑笑送去了.

笑笑一开始是不愿意去幼儿园的, 一听说老师是说英语的, 更不想去了. 可是经过几天我们硬着头皮把笑笑留在幼儿园, 笑笑渐渐开始喜欢去了. 这让我少了很多忧虑. 原来, 这里的幼儿园老师根本不会”管”小朋友, 听话的有奖励, 不听话的你随便. 而且也没有什么需要学会的, 整天就是玩累了吃, 吃饱了玩. 难怪笑笑喜欢了. 渐渐的笑笑嘴里也开始叽哩咕嘟的说英语了, 老师说的真没错.

到后来, 笑笑胡闹时, 我就吓她, 说, 再不乖, 下周幼儿园的钱不给你交了. 她顿时就老实了.

去年圣诞时, 我们申请退园了, 因为要上学前班了. 幼儿园给笑笑和几位一起退园的小朋友办了”毕业典礼”, 正好和圣诞节”爬梯”一起. 一起表演节目时, 笑笑严重打酱油, 一会儿玩帽子, 一会儿东张西望, 拍手也不在节拍上. 看到这里我难免联想, 笑笑你真有福气, 要是你原来北京幼儿园的老师带你演节目…

老婆也在这受教育, 不过我懒得写了. 只记得大学挂科是灾难性的, 重修重新交学费. 还好老婆很努力, 尚未给我赔钱.

猫本一周年(1): 环境

DSC_4799不写 blog 都不知道, 已经在猫本小住一年了. 证据在此 🙂 这一年总体感觉不错, 下面我简单说两句.

最让我满意的是蓝天. 刚到这里时, 恨不得每天都拍几张蓝天, 后来也就看习惯了. 这里 PM2.5 大致是 0 吧. 不出汗的话衣服基本不会脏, 领口袖口不再是洗涤的重点. 座驾停在车棚下, 一两个月才洗一次, 而且就是自己用水龙头冲一下就行了. 晾在院子里的衣服, 要是还没晾干却赶上下雨, 索性就让它们洗淋浴, 第二天接着晾就是了. 街道上也没什么尘土, 汽车驶过不会带起”滚滚红尘”, 而家里的桌子柜子基本也不用打扫(或者说我还不够讲究).

空气好, 对于人来说则不仅仅是好看的天空. 以前的鼻炎, 咽炎都是慢性的, 按说好不了的, 但这一年基本没犯过. 笑笑只生病两次, 一次感冒发烧一天就好了, 另一次也是感冒, 只是嗓子有些肿, 没发烧, 过几天也自愈了. 老婆貌似没病过…

猫本的自来水不好, 这是我从一个江苏过来的理发师那听说的, 他抱怨说, 水太纯了, 没点矿物质真不习惯… 街边绿地或者公园都有给行人用的饮水龙头, 我随身带瓶装水的习惯变得有点多余了. 另外, 放水冲马桶时, 总觉得罪过呀, 这么纯的水…

日常观察了一下, 看来好的环境不是老天爷闭着眼睛扔下来的. 猫本人对环境相当爱惜. 有的公园是无人管理的, 也就是说免费进入的. 公园内没有一个垃圾桶, 但草地上基本没有(对, 有时候也有人会丢)垃圾, 原来来野餐的游人都自带垃圾袋了, 自己的东西绝不留给别人.

在垃圾分类回收方面, 我从同事那学到了很多:

  • 能拿得住就不要塑料袋
  • 可回收的牛奶桶是把剩下的牛奶倒了再涮干净才扔进可回收垃圾桶的
  • Pizza 盒子里的渣渣也是要倒进不可回收的垃圾桶, 然后把纸盒子扔进可回收垃圾桶

当然美德是一方面, 监管是另一方面. 在路边我曾看到有举报开窗丢垃圾的热线电话, 还看到过类似的公益广告, 号召人们掏出手机, 把开窗丢烟头的车拍下来 🙂 而媒体对于破坏环境的事情比明星绯闻还来劲, 一次区政府小报头条竟然是在河里发现一双破鞋子, 感叹世风日下… 这边对食品质量的管理非常严格, 处罚更加严厉. 餐馆什么的如果一旦因为卫生问题出了事, 很可能直接被罚破产了.

一不小心, “逃票”被抓

1331587505974

最近笑笑开始上学前班了, 为了照顾她, 老婆没课时就由老婆接送了, 我则靠公共交通上下班. 猫本的’一卡通’叫做 myki, 读音 ‘my key’, 名字还是不错的. 我的 myki 好久没用, 一查居然已经透支了几毛钱了. 于是进站之前我找了个自助充值机器, 塞了20元钱给它. 就在这时, 火车进站了. 我看了一眼充值结果, 问我是否要收据. 那就是说明充值完成了吧? 于是我拿了卡飞速上车.

到了 Flinder Street 车站(类似东直门这么一个位置)下车, 结果出站时刷卡无效, 一位警官就过来’搭讪’了, 说, 能看看你的证件么? 那当然能了, 必须能呀. 我把北京市公安局发的驾驶证拿给他看. 这位警官抄了那18位数字, 然后就挠头了, 说, 要不下面你自己抄吧, 姓名什么的. 哈哈, 于是我把我名字拼音给写上去了, 还有住址. 警官问, 为什么使用透支的’一卡通’呢? 我说, 我也是才知道的, 早上刚刚充值 20 元, 看来是没冲上… 警官问我, 充值的收据呢? 我说, 火车进站了, 就急忙上车了, 没拿(教训呀教训!). 警官貌似不买账, 特意慢慢的跟我说, 你现在所说的都可能成为对你不利的证据… 听着真耳熟, 还好没让我保持沉默, 这电影里早见过了. 于是索性, 我说, 我就是犯罪分子对吧?

警官倒是被我逗乐了, 给我一个小折子, 上面有’案件’编号以及他的警号以及一些’如果…该怎么办?’的问答. 然后就说我可以走了. 可是跟警察怎么说再见呢? 总不能说’See you later’ 吧?

晚上老婆让我打’一卡通’客服电话, 把那20元找回来, 顺便就有证据证明我不是逃票了. 巧的是老婆前些天也遭遇充值失败, 幸好余额还够用.

第二天午休时, 我拨通’一卡通’客服电话, 我’汇报’了充值的卡号, 充值机器的位置以及大概时间段. 在双方若干个’I beg your pardon’后, 总算事情都交代清楚了. 客服妹子态度真好, 没因为沟通上的困难而不耐烦, 最后还叮嘱我, 如果收到警方的处罚信件, 一定要申诉, 我们会找你充值的失败记录的.

一周以后, 收到电邮, ‘一卡通’运营团队帮我找回那20元了. 高兴之余, 开通网上充值, 绝不再临上车了去充值.

PS. 最近喜欢公共交通了, 优化一下线路后, 虽然比自驾车上班还要多花15分钟, 但包括5分钟骑车到火车站, 30分钟车上的阅读时间(绝对有座位), 以及5分钟步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