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奇特的杀“马”经历

昨天yoyo把她病入膏肓的笔记本电脑交给我,希望我帮她重装一下windows系统。我深知重装一遍是多么的无趣,于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我让手头的几把刷子全上阵了。

电脑登录进入windows后没有什么奇怪的表现,除了运行很慢。我注意到右下角的系统托盘上没有任何防毒软件在运行。“难怪中木马呢”我想着,然后把装载了各类杀毒软件的U盘拿了过来。

首先是360安全卫士。安装以后不能启动。于是我又安装了360卫士的木马专杀工具,来为360卫士扫清启动之路。依旧不行,尽管专杀工具提示已经扫清干扰了,360卫士还是千呼万唤出不来。

然后我安装了avast家庭版,安装成功,重启后开机扫描中杀掉木马无数!这回360卫士终于像摘了金箍的猴王,也抖擞起来,继而又杀木马若干。期间avast又杀掉零星木马几个。然后我又用260卫士卸载了恶意插件、不明插件等“从犯”。

之后我注意到windows的自动更新被禁用了,360卫士报漏洞若干。一定是用盗版用习惯了,不过笔记本上OEM的windows是正版的,可以放心用自动更新的。于是我启用自动更新。

再次重新启动之后,有趣的事情出来了!卡巴斯基7.0不知从哪里蹦出来了!而且还气势汹汹的要修改avast的ini文件!!我心想“刚才你的本事哪去了?” 面对这个败军之将现在跳了出来争功,我哭笑不得。

顶着一会儿一个的警告,我把卡巴斯基卸载了,然后又强制的让yoyo用起了FireFox。希望yoyo不再被木马“围城”。

将错就错的WindowsXP?

估计很多Windows用户和我有一样经历,那就是当你完成复制文件,然后点击“安全移出硬件设备”时,很可能会被告知,此设备目前在使用中,无法被停止,请稍后再试。可是“稍后”了依旧不成,甚至关掉了所有窗口还是不成,于是索性一把把USB拔了出来了事,后来倒也没出什么乱子。

而现在我把一个Windows下“非安全”移出的USB硬盘接在Ubuntu下面,于是得到以下提示:

gnome-mount.jpeg
(中文Linuxer们,本地化尚未完成,大家继续努力)

大概意思就是这个硬盘上次不是正确方式关闭的,NTFS标记表明其还在使用中,并给出选择:

  1. 如果有Windows,使用“安全移出硬件”功能;
  2. 使用强制挂接命令选项:mount … -o force强制挂接,但你自己要承担后果。

于是我明白了,Windows也知道自己经常不能安全的关闭硬件,因此自知理亏,将错就错,遇到上次没有安全关闭的硬盘也直接强制挂接了事,而不是跳出来报错了。有趣的是NTFS标记经常被自家Windows忽略,而这次倒是在Linux这找回了面子。

OS的三国时代

“话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XP老迈年高了,管家6年固然辛苦,但是一张老脸一直没个变化也真让人反胃。下面说说我对几位候选接班人的看法。

Vista是MS内定的接班人,虽然已经多次站出来表示准备继位了,可V的近期表现实在不良,尤其是在日本地区的民意调查中,V+X一起都不是OSX的对手,令MS大伤脑筋。虽然Vista在自己的容貌上下了大功夫,终于可以匹敌MAC OSX了,面子上过得去,但是做事情做的实在糟糕,效率上甚至远远比不上前任XP。而且Vista身价不菲,排场也不小,没个2GB的大办公室就不好好做事。更糟糕的是,尽管Vista新本领长了不少,老毛病却也没扔下,不禁让人担心。

MAC OSX Leopard基于Unix内核,出身名门,面子又一直是Windows追赶的目标,几乎完美。现在OSX又有了Parallels,使某些Windows ONLY的软件也能在OSX上得容身之所了。缺憾就是OSX沿袭了很多Windows用户不习惯的地方,会挡住很多人。但现在Vista抄OSX抄的惟妙惟肖,也算是帮Windows用户们找到了OSX的感觉了。

Ubuntu是Linux的一员,而Linux Desktop已今非昔比。对我来说Ubuntu就是接近Vista的美貌+超越XP的性能+类似Unix的安全与稳定。但是我前面几篇关于Ubuntu的文章也表明了,不是所有事情都很顺利,一些手工的修改和微调还是必须的。这也是Ubuntu有可能挡住Windows用户的一大因素。不过,一切都是免费的,自己费些事情,也说得过去吧。另外,Linux虽然是少数派,其中却有不少精英,Linux占据了世界TOP500中的77%

XP的80%江山到底会归谁呢?毕竟现在很多应用都是跨平台的了,AJAX更是把许多传统桌面软件的功能带入到浏览器当中,也许OS的三国时代就要到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