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7 RC

screenshot_006

Win7 RC估计很多人都已经测试过了吧。我赶个晚场。看起来还不错么。回头装在家里PC上。

也看看Windows7

最近随着Windows7beta的不断涌现,媒体对MS的W7给予了几乎一致的好评。于是有种有趣的说法说,当初Windows Vista就是被媒体的恶评给扼杀了。看来媒体真的很伟大,微软做好做坏了倒无关紧要了。

有幸我找到了Windows 7 Ultimate build 7077的光盘镜像,更有幸的是,VirtualBox已经支持安装W7了。那就试试吧~

我为W7划分了10GB的硬盘空间和1GB的内存,因为我想和当初在1GB内存的桌面机上装Vista的经历做个对比。好了,将W7安装盘载入到虚拟机了,开始安装。注意我Ubuntu的时钟是14:26。

下面是第一次重新启动和第二次重新启动。

终于看到W7的脸了,还不错。

虚拟机也得装驱动啊,继续。

安装完成了,耗时约四十分钟。相当不错!这可是在虚拟机里,外面还跑着若干任务呢。下面是登录界面了。

开了个IE8和几个系统窗口。内存占用了361MB,遥想Vista当年好像启动就是800多MB的。

最后,Windows毕竟是Windows,是要激活的,否则只能用30天。这里有个将30天限制延长至120天的方法,有待测试了,29天以后再说。

总之,不管媒体怎么说,自己动手测试才是最可靠的。Windows7 值得期待。

一次奇特的杀“马”经历

昨天yoyo把她病入膏肓的笔记本电脑交给我,希望我帮她重装一下windows系统。我深知重装一遍是多么的无趣,于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我让手头的几把刷子全上阵了。

电脑登录进入windows后没有什么奇怪的表现,除了运行很慢。我注意到右下角的系统托盘上没有任何防毒软件在运行。“难怪中木马呢”我想着,然后把装载了各类杀毒软件的U盘拿了过来。

首先是360安全卫士。安装以后不能启动。于是我又安装了360卫士的木马专杀工具,来为360卫士扫清启动之路。依旧不行,尽管专杀工具提示已经扫清干扰了,360卫士还是千呼万唤出不来。

然后我安装了avast家庭版,安装成功,重启后开机扫描中杀掉木马无数!这回360卫士终于像摘了金箍的猴王,也抖擞起来,继而又杀木马若干。期间avast又杀掉零星木马几个。然后我又用260卫士卸载了恶意插件、不明插件等“从犯”。

之后我注意到windows的自动更新被禁用了,360卫士报漏洞若干。一定是用盗版用习惯了,不过笔记本上OEM的windows是正版的,可以放心用自动更新的。于是我启用自动更新。

再次重新启动之后,有趣的事情出来了!卡巴斯基7.0不知从哪里蹦出来了!而且还气势汹汹的要修改avast的ini文件!!我心想“刚才你的本事哪去了?” 面对这个败军之将现在跳了出来争功,我哭笑不得。

顶着一会儿一个的警告,我把卡巴斯基卸载了,然后又强制的让yoyo用起了FireFox。希望yoyo不再被木马“围城”。

将错就错的WindowsXP?

估计很多Windows用户和我有一样经历,那就是当你完成复制文件,然后点击“安全移出硬件设备”时,很可能会被告知,此设备目前在使用中,无法被停止,请稍后再试。可是“稍后”了依旧不成,甚至关掉了所有窗口还是不成,于是索性一把把USB拔了出来了事,后来倒也没出什么乱子。

而现在我把一个Windows下“非安全”移出的USB硬盘接在Ubuntu下面,于是得到以下提示:

gnome-mount.jpeg
(中文Linuxer们,本地化尚未完成,大家继续努力)

大概意思就是这个硬盘上次不是正确方式关闭的,NTFS标记表明其还在使用中,并给出选择:

  1. 如果有Windows,使用“安全移出硬件”功能;
  2. 使用强制挂接命令选项:mount … -o force强制挂接,但你自己要承担后果。

于是我明白了,Windows也知道自己经常不能安全的关闭硬件,因此自知理亏,将错就错,遇到上次没有安全关闭的硬盘也直接强制挂接了事,而不是跳出来报错了。有趣的是NTFS标记经常被自家Windows忽略,而这次倒是在Linux这找回了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