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 方法与态度

时间过的真快, 转眼我已经在猫本工作了一个半月了. 分享一下我的经历吧.

首先是工作环境. 办公室是在一个完全开放的空间内, 看格局就像网吧一样. 独立的房间用作会谈和培训. 虽然老板自己留了一间, 但也没见他把自己关在里面, 而是坐在长条桌旁.

每天早上公司会有个例会, 大约只有5分钟. 简单到大家只是走过来站个圆圈, 然后由最后过来的那个同事开始总结昨天的工作并提出今天的计划. 刚开始几天, 我很多事情都没个头绪, 一紧张, 英语也掉链子了. 于是老板帮忙串台词: 昨天做的不错, 今天呢? 当然这个不是必须要说详细的, 有时同事也会说, 昨天太忙了, 忙什么我都忘了, 今天继续忙吧.

公司墙壁上有个任务栏. 软件尚未完成的功能, 或者存在的问题, 会被写在卡片上. 同事可以一早来领取一个”任务”, 把卡片拿下来贴在自己桌面上, 完成后把卡片交给下一个流程的同事, 算是完成任务了. 每个卡片上还会根据任务难度系数标记一个分数, 开发团队的队长每个周期(两周)会计算一下所有同事完成的分数总和, 作为团队进展的参考. 一次有人问老板最喜欢什么游戏, 老板说, 最喜欢玩纸牌了(卡片/纸牌都是一个词Card), 于是大家爆笑.

对于工作态度, 我十分赞赏我的同事们. 从早上入座位, 他们就立刻进入工作状态. “半场休息”时, 也似乎只有讨论工作中问题的. 午休时才有”八卦”话题出现. 但下午5PM一过, 他们齐刷刷的开溜, 能加班10分钟的就是队长了.

每两周, 也就是一个开发周期, 会有一个回顾(retro)会. 每个人都可以在白板上写出自己的得意之作或者他人的糗事, 当然也可以是他人的得意之作和自己的糗事, 以及人生的理想和抱负什么的. 一次一同事”勇敢”的提出午休时要玩桌球, 其他人纷纷支持, 最后还是被老板否了 😀

从找工作到工作(3)

(接上回)临阵磨枪一个多小时, 我的手机响了起来了.  寒暄一番后, 欧文开始提问了.

公平的说, 欧文并没有问我很刁钻的问题. 他的问题包括 Linux/Unix 基础, 诸多开源项目的技巧例如优化 MySQL, 还有系统安全相关的知识, 还包括一些如何排除服务器故障的技巧等等. 从技术角度来说, 这些问题我差不多几年前也能回答个及格分数出来, 但是, 别忘了这些问题是以差不多雅思听力题的方式出给我的.

短短15分钟的通话, 我当时却感觉有一个小时. 听到一个问题后, 搜索脑子里自己的相关经历, 如果有准确命中, 那最好; 如果想了一下却什么都没想起来, 那就是不懂了, 这时果断的承认自己不知道并且准备听下一个题目, 这也是 Rod 建议的做法; 如果根本就没听懂题目, 就先道歉, 然后问问能否重复一下题目吧, 假装明白的损失就更大了.

终于, 欧文说”Ok, that’s all.” 礼貌的以各种”感谢”与”再见”结束通话是必须的, 这个是世界通用哦.

给 Rod 汇报了一下答题感受, 他说有进展会通知我, 并祝我好运. 挂断电话后, 我感觉我要咸鱼翻身了, 因为大多数题目都是与曾经工作经历有关的. 是不是我有了<Slum-dog Millionaire> 那样的好运气? 或者我太有才了? 冷静, 不要膨胀,  至少说明, 这份工作真的很适合我吧.

第二天一早, Rod 电话传喜讯, 我获得了正式面试的机会, 并提醒我着装也要正式一点. 可是我的领带在哪呢? 有十年没打领带了吧… 还是老婆机灵, 连忙给她同学 Lily 家打电话, 借了一条. 然后直奔火车站. 猫本的公共交通网还是很不错的, 列车/电车都有明确的到站时间. 我按照 Rod 提供的路线顺利的提前15分钟到达面试地点.

面试我的是欧文以及我未来的老板. 依旧遵循前面的那几条要领, 并且已经有几次虽然是失败的面试经验, 这次我就应对自如了. 最后老板问完了, 说, 你有什么要问的吗? 我想了一下, 该问的太多了… 那我简单的说说吧: 在”我们这边”很多公司会因为员工迟到罚钱, 你这..? 老板回答说, 我们这不罚钱, 但我会给他一鞭子, 啪! 然后我们都哈哈大笑.

就这样, 我获得在猫本的第一份全职工作. 从始至终, 没有人要求出示我的护照或者毕业证, 尽管我始终把它们背在身上.  😀

从找工作到工作(2)

话说猎头公司的 Agent 直接从 LinkedIn 找到我, 说有非常合适的职位, 这让我很是狐疑. 古人云什么来着, 上赶着的没好事对吧. 早就听说过很多求职者被骗财骗色的, 所以一旦要是找我先交什么钱的我就走人吧.

很斟酌的回复了邮件之后, 第二天 Agent 约我面谈, 我简单的被老婆打扮了一番就踏上了进城的路. Agent 的办公室位于CBD中心, 很容易找到, 于是我也多少放心了一些. Agent 名叫 Rod, 看起来有点像<Transformers>里面 Sam 的青年版, 见面时他拿着我的简历说, “It’s good to know the real person. ” 让我感觉气氛轻松了很多.

之后半个小时我就开始讲故事了. 作为老实人的一个优势就是没做过什么亏心事, 也不忽悠, 所以不必担心说穿了帮. 倒是后来说到在”我们这儿”是看不到 Facebook, Twitter 等网站的, Rod 竟然是头一次听说. 最后说到对薪水的期望, 我觉得这个有难度, 期望低了说明不自信, 期望高了又把雇主吓跑了, 于是就说, 按行业平均工资吧. 聊完了, Rod 跟我说有几个书面的问题要我回答, 这是他为雇主招人时的惯例, 我等着收邮件就好了.

回到家, 老婆把午饭做好了. 吃完饭就看到 Rod 给我发来的问题, 大致是你觉得你能给此职位带来什么价值这样的问题. 回复之后, 很快的, Rod 又打来电话, 说已经约好雇主的技术总监, 两小时后他电话”考验”我, 纯技术方面的. 很兴奋, 我就不知道该准备什么了, 两个小时看不了什么复杂的东西了, 但也不能发呆吧. 我低头看看键盘, 突然发现, 最重要的东西我可能还不会说, 那就是最简单的标点符号了.

参考链接: http://www.informatics.sussex.ac.uk/department/docs/punctuation/node44.html

这些”[email protected]#$%^&*()|{};’:”你都会读吗?  😀

(待续)

从找工作到工作(1)

来猫本快两个月了, 在朋友们的热心指引和我们的主观努力下, 事情基本顺利. 任务清单里的事件一件又一件被勾掉, 但唯有这个任务一直让我壮志未酬: Get a job.

早在来猫本之前, 我就在 Google 搜索”career job melbourne”, 发现排名靠前的有:

  1. www.seek.com.au
  2. www.mycareer.com.au

过来之后开始找工作了, 于是我在上面网站里订阅了关键字为”linux IT web”这样的工作邮件. 这也是我十几年前就熟悉的”黑灯瞎火”的找工作方式. 老婆一个劲的鼓励我提高数量, 但我还是喜欢”一枪消灭一个敌人”的高命中率, 找到非常对路的才应聘, 并且每一次的 Cover Letter 几乎都是不一样的.

这样做很耗神, 因为我很在乎每一次机会. 于是在努力白费之后, 我感到很失望, 甚至绝望. 有多绝望呢? 在小区内投递促销传单的工作就申请了两次. 可是后来一天, 我看到一个老太太把传单投递到我家信箱里, 我想还是算了, 怎么能和老太太抢工作呢.

到达猫本一个月时, 我获得了第一次面试机会. 可以想像, 在重燃希望的同时, 我也紧张的要命, 攥了一手的汗. 第二次面试就好了些, 因为我觉得那职位不大利于我的职业发展, 所以也没有太在意, 比较放松. 而这两次面试的共同点就是, 面试时间半小时, 结果: 失败.

之后的一周没有任何回复, 听广播说失业率又上升了, 我再次绝望, 把在线的简历修整一番, 准备找个苗圃去玩泥巴了. 在院子里做了几天的木工活(后院的篱笆以及未来的鸡舍), 我胳膊倒是晒黑了一些, 不那么像宅男了. 也许这样天上的大神就看到我了吧, 过了两天同时有两个LinkedIn上的招聘顾问(就是猎头吧)找到了我, 其中一名更明确表示有适合我的职位. 看来老天爷饿不死勤快人.

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