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先看看这两张图的区别吧:

tor_disabled.png tor_enabled.png

肥大的防火长墙似乎体现了我们传统的株连九族的处罚方式,否则我实在想不明白,她为何会阻止我看这样的一片关于编程心得的文章——是否我们落后的还不够么?

好在我把Tor当作居家旅行必备之物,点击间,墙橹灰飞烟灭。

这个链接似乎我发过一次了,再发一次:)

更新:Ubuntu中tor的安装过程(不含vidalia前端)

我选择离开

在A工作了4.3年之后,我选择离开。

简要说说,A是一家在国内专业音频、舞台灯光、电影等方面数一数二的代理+系统集成商,A当年拿下国家大剧院、上海东方艺术中心等巨型项目如探囊取物,确实风光。我就工作在A的北京分公司。

说起辞职的原因,要从2005年10月,公司搬家说起了。新址很宽敞,是由厂房改建而成,层高6米,很不错。不过,新址的缺点就是过于偏远而且交通不便,无论我选择城铁或者公交线路,每天都要花4~5小时在路上,这无疑是在浪费生命。但是,我当时并没有选择离开,而是东拼西凑的借钱买了车,还好,路上的时间缩短到1~2小时/天。

但搬家的影响远非如此简单。非骨干员工换了很多,而招新人很不易,很多人一听说公司地址就放弃面试了。估计也是因此,招人的要求一降再降。我这不是对谁有偏见,背景差异很大的人之间很难有统一的认识。记得当初刚参加工作时,一个耶鲁背景的上司对我说“we are on different frequencies”,当时我可不爱听,不过后来明白了,不是任何人的错,只是频率不同。

频率不同是无法产生共鸣的。同频的人越来越少了,他们更早的选择了离开,而这次轮到我了。也许事情就是这么简单,人以群分。

这次的aaazzz事件是导火索,老板的态度没给我任何余地,也许我要感谢他,在将来的某一天。

附:导火索点燃经过

由于GFW,HK总部很多人收到aaazzz邮件,于是很自然的,他们开始关心发送方(BJ、SHH分公司同事)“是不是中了病毒”。这其实真是冤枉病毒了,病毒邮件怎么会把自己伪装的这么“像病毒”呢?不过对于非专业人士的非专业判断,也不能加以指责,我仔细的收集了问题的症状和“证据”,发给所有人,当然了,我相信只有为数不多的人看了我的邮件。

我发邮件给HK网管,让他们为HK同事做好邮件过滤(其实我以为这是多此一举的,但实际证明,我做的还是不够),以避免重复收到aaazzz邮件,为了避免此邮件也被拦截,我还特意电话确认。没想到第二天,老板一出现就怒了(老板B往返于BJ与HK,有BJ和HK的邮箱,收到aaazzz的是HK邮箱),说,你怎么没有给我解决问题呢?我说,已经告诉HK网管解决方法了。B说,你做了事情,但是你没有给我解决问题。然后B给HK打电话,HK网管告诉他设置一个客户端的邮件过滤,B略有得意的说,看,问题解决了。

我觉得我只好沉默,既然HK网管没及时做的事情要怪罪到我头上,我只好沉默;既然HK网管按我的建议解决了问题我依旧take blame,我只好沉默。另外说明一点,我建议HK网管做的是服务器端邮件过滤,但是他们说ISP不支持,做不了,只好一个一个的同事那做客户端过滤,但不知为何,没有先给老板做。

当然,我并不认为此事我没有一点过错,我只是觉得我不再适合这里了。

aaazzzaaazzzaaazzzaaazzzaaazzz

你没看错,这一篇的题目就是这一串aaazzz。这几天,公司香港总部的同事反映,收到很多北京分公司同事发来的垃圾邮件,内容没别的,就是标题这一行字母。这下子有我忙的了,成堆的查log,最后结论就是这些az邮件既不是同事电脑中毒后发出的,也不是垃圾邮件冒充同事地址发出的,都是很正经的邮件。那么是谁从中作梗呢?

无奈,求助google了,结果发现,I’m not alone…

对调查很有帮助的是以下几个链接:

http://bbs.chinaunix.net/viewthread.php?tid=841029
http://blog.5dmail.net/user1/1/20061018141237.html
http://forum.share-blog.com/viewthread.php?tid=43

起初有人说,国外也有人遇到此问题,怎么能说是咱们GFW的责任呢?我于是特意搜了一下英文的结果:

http://www.irbs.net/internet/postfix/0511/1272.html

> If you do a search in Google for that string you’ll see that other people
> had it in the past but nobody seemed to have found the reason why…
Yeah, this is strange. Postfix is such a successful package that everthing
is solved within a very short period. But this problem has been floating
arroung for quite some time. Also, I noticed that quite a number of the
problematic hosts are from China. And yes, my problematic server is hosted
in China too.

瞧,中国又多了一种现象,那就是“中国式的SMTP故障”。

最后希望伟大的GFW能够做好事留个名,就说“此邮件被GFW拿下” ,大家一看都清楚了,我这网管的活也好做些,对吧,谢谢先。

Matrix之万里长城永不倒

1,现代长城初接触:
2000年,我发现我曾经华丽的个人网站居然打不开了,更过分的是整个GeoCities也从我的面前消失了,后来终于知道了原来是我们慈祥的Gov建立了GreatFireWall(简称GFW)来保护我们网民免受不良内容的侵扰。当然,我当时刚刚保障了自己的温饱,除了接受保护也没啥别的想法,毕竟有很多更迫切的事情(例如暂住证什么的)要考虑。

2,长城:
长城作为祖先的宏伟遗产,也是世界奇迹之一,更是我一直想瞻仰的古迹。前些天我去了箭扣古长城遗址,一览风景之余难免感叹祖先之伟大、长城之神奇:就算是今天修建也不是件容易事吧?想想咱四环路那么小一圈还修了好多年呢……登上山顶后我看到山脊两面各有一个小村子,而村民可能是经常互访吧,一条小路横跨山脊和长城的一个豁口。我想,如果这段长城能旋转90度,从墙,变为桥,两个村子的人应该都不会反对吧。

3,wiki:
在我看来,wikipedia是人类所建成的另一个奇迹:“所有较早接触互联网的用户对Wiki百科都并不陌生--作为全球最大的开放式互联网百科信息系统,WiKi内所包含的信息全面而详细,对于学生(尤其是大学生)来说,是最有效、完整的学术库,对于已经工作的职业人来说,也不啻为扩展视野,了解更多专业知识的有效途径--最关键的是,你也可以为WiKi添砖加瓦,开辟新条目,补充已有内容,发布自己的见解。” ——引用自Firefox+Tor必备教程

4,冲突:
“Have you ever had a dream, Neo, that you were so sure was real. What if you were unable to wake from that dream. How would you know the difference between the dream world and the real world?”——Morpheus, Matrix
“You know, I know this steak doesn’t exist. I know that when I put it in my mouth, the Matrix is telling my brain that it is juicy and delicious. After nine years, you know what I realize? Ignorance is bliss.”——Cypher, Matrix
正如cypher所说,无知是极乐。不知道wikipedia的人,例如从前的我,认为每件事就正是他们所被告知的那样,无他;而知道wikipedia的人则只有两种选择:忘掉wiki继续去做梦,或者从梦中醒来。

5,红药丸还是蓝药丸?
红药丸就在上面那个链接里,蓝药丸就在关闭本页的按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