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宝的第二条命: 重生

搬到普通病房后, 留下照看 Esme 的自然又是老婆. 而我则穿梭于家, 公司和医院之间. 上午在公司上班4小时, 然后我坐电车进城, 在唐人街附近换着花样给老婆买午饭, 因为心里压力的原因老婆的胃口很不好, 但吃不好就直接影响到母乳喂养的 Esme 的康复. 这些天的一个收获就是把 CBD 的地图给趟开了, 主要街道的名字, 电车的路线都了然于心.

关于母乳喂养医院方面非常重视, 了解到老婆由于 Esme 生病后食欲减退和她心情原因已经处于断奶的边缘, 就派来了母乳喂养方面的专家, 一个超和蔼的老太太. 她每天都来询问老婆母乳的“产量”, 并给予众多锦囊妙计. 几个星期之后, Esme 的母乳荒基本结束.

这期间我每天最开心的一件事情就是来到医院后看到 Esme 身上的管子又减少了, 体重又增加了, 情绪也好转了. 终于一天, Esme 又恢复了她甜美的笑容. 负责她治疗的 Corey 医生用听诊器听了听 Esme 的心跳, 然后欣慰的对我们说: “来, 你们也听听, 她的心跳已经正常了, 就和你们自己一样!” 老婆和我接过听诊器, 有些不敢相信幸福来的如此突然, 确实, Esme 的心跳声非常规则, 铿锵有力. 另外一个力证就是手术前 Esme 经常是头顶出汗, 脚底却是冰凉的, 手臂比较活跃, 腿则不怎么动; 现在这些都恢复正常了.

几个星期之前的一天, 我们被转出心脏专科病房, 来到普通儿科病房. 这里护士人数要少很多, 对于小病号状态(心跳, 血压, 血氧饱和度…)的记录也降低到几个小时一次. 这时候 Esme 除了有一根喂奶的管子, 没有了各种限制, 我们可以随时把她抱在怀里. 老婆和我不约而同的想到一个问题: 可以带她出去吹风么? 护士说: “当然可以.” 于是我把家里的婴儿车开车带了过来, 医院外面就是公园, 老婆推着 Esme 在满园春色的小路上, 笑笑在前后左右的跑, 我背着食品补给跟着, 这是我们一个多月以来最快活的几天了.

(遗憾的是, 并没有这么简单就结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