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选择离开

在A工作了4.3年之后,我选择离开。

简要说说,A是一家在国内专业音频、舞台灯光、电影等方面数一数二的代理+系统集成商,A当年拿下国家大剧院、上海东方艺术中心等巨型项目如探囊取物,确实风光。我就工作在A的北京分公司。

说起辞职的原因,要从2005年10月,公司搬家说起了。新址很宽敞,是由厂房改建而成,层高6米,很不错。不过,新址的缺点就是过于偏远而且交通不便,无论我选择城铁或者公交线路,每天都要花4~5小时在路上,这无疑是在浪费生命。但是,我当时并没有选择离开,而是东拼西凑的借钱买了车,还好,路上的时间缩短到1~2小时/天。

但搬家的影响远非如此简单。非骨干员工换了很多,而招新人很不易,很多人一听说公司地址就放弃面试了。估计也是因此,招人的要求一降再降。我这不是对谁有偏见,背景差异很大的人之间很难有统一的认识。记得当初刚参加工作时,一个耶鲁背景的上司对我说“we are on different frequencies”,当时我可不爱听,不过后来明白了,不是任何人的错,只是频率不同。

频率不同是无法产生共鸣的。同频的人越来越少了,他们更早的选择了离开,而这次轮到我了。也许事情就是这么简单,人以群分。

这次的aaazzz事件是导火索,老板的态度没给我任何余地,也许我要感谢他,在将来的某一天。

附:导火索点燃经过

由于GFW,HK总部很多人收到aaazzz邮件,于是很自然的,他们开始关心发送方(BJ、SHH分公司同事)“是不是中了病毒”。这其实真是冤枉病毒了,病毒邮件怎么会把自己伪装的这么“像病毒”呢?不过对于非专业人士的非专业判断,也不能加以指责,我仔细的收集了问题的症状和“证据”,发给所有人,当然了,我相信只有为数不多的人看了我的邮件。

我发邮件给HK网管,让他们为HK同事做好邮件过滤(其实我以为这是多此一举的,但实际证明,我做的还是不够),以避免重复收到aaazzz邮件,为了避免此邮件也被拦截,我还特意电话确认。没想到第二天,老板一出现就怒了(老板B往返于BJ与HK,有BJ和HK的邮箱,收到aaazzz的是HK邮箱),说,你怎么没有给我解决问题呢?我说,已经告诉HK网管解决方法了。B说,你做了事情,但是你没有给我解决问题。然后B给HK打电话,HK网管告诉他设置一个客户端的邮件过滤,B略有得意的说,看,问题解决了。

我觉得我只好沉默,既然HK网管没及时做的事情要怪罪到我头上,我只好沉默;既然HK网管按我的建议解决了问题我依旧take blame,我只好沉默。另外说明一点,我建议HK网管做的是服务器端邮件过滤,但是他们说ISP不支持,做不了,只好一个一个的同事那做客户端过滤,但不知为何,没有先给老板做。

当然,我并不认为此事我没有一点过错,我只是觉得我不再适合这里了。

6 Replies to “我选择离开”

  1. 支持你的离开,不同的Frequency 硬要凑频Pair的话,自己要勉为其难的接受太多苦楚。
    世界每天都在变化,你生活中的一个新变化也不错!说明在平行宇宙n多个其它宇宙的你也有变化。
    给你一个Possitive “挺好的!” (注:并非常常用来结束一次简短无趣MSN/QQ对话的“挺好的…”

    Man from the Tauri

  2. Hi, 既然已经作了选择就别在心里拧了,也许在这里说说是你按照自己的方式做的一种发泄, Anyway,我的意思是,be happy,路还长着呢:>
    有空咱哥们再整个涮肉去:>

  3. 首先,我的意见是:走是对的。
    但我不同意不同频率的说法。存在不同频率是正常,人和人性格不同,自然有不同的频率,领导不能拿自己的频率来要求下属,你如果要求闹钟里所有的齿轮都转得一样快,这个闹钟的问题就不再是准不准了,而是什么时候会散架了。不同频率的人适合的位置不同,将适合的人放在适合的位置才是领导应该做的。
    关于这件事我觉得不能再认为B是在讲求效率,他是不了解事情的运行规则,分不清责任,瞎指挥(原以为这个毛病是国产的,原来也有进口的)。
    最后,“走是对的!”。

  4. 呵呵,老板是让你解决问题,没解决就要打招呼,要解释。本来是hk网管的事,你往自己身上揽什么。非技术人员,大部分是技术白痴,对于他们只要解决问题了就好,管你怎么解决,解决问题才是最根本的。另外找不着老板很正常,天天坐在办公室的是咱们网管。该打手机打手机。另外楼上几位都是好老板,问题是你们是老板么?
    不是说你不应该走,每天4、5个小时路程,我早走了。只是点出个中现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